山高水长师恩难忘

发布者:Naixin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21-10-15 11:24:42

年岁渐长,睡眠渐短,每天凌晨3点我一定会醒来。然后躺在床上,听听虫鸣,哼哼小曲,或者想想心事,捱到5点再起床。这天,我如往日一样,起床后洗漱好,早饭毕,再把一天吃的中药煎好,便匆匆走出家门,开始一天的例行歌咏活动。

白露过后,天气渐凉。快走几步,拐个弯,就看见老歌友们已经提前到了,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了,唱起歌来总是那么朝气蓬勃,有着一股枯木逢春的满足快乐感。细细聆听,他们唱的是一首老歌《老师我想你》,原来今天是教师节,这些老哥老姐妹们,唱得格外动情。山高水长,殷殷师恩怎能忘。音乐有丰富的感受,我竟听得差一点潸然泪下。在那一刻,我的脑海里全是我的小学老师孟祥荣的形象。

今年7月12日,是老父亲的周年忌日,我回到家乡祭奠父亲。虽然只有短短一周时间,我还是驱车300里,到海拉尔看望了孟老师。孟老师是我的启蒙老师,一位像妈妈一样存在的好老师。

一位好教师,是学生一生的幸运。孟老师对我的影响绝不局限于课堂与教学,她的言传身教,严慈相济,影响了我一生的做事为人。韶华至白首,不过转瞬。多年未见,老师已经寿登耄耋,头发花白,仍有着白皙的面容,还如谦谦君子,那么淡定、慈祥,文雅温婉。还有招牌式的微笑,总是叫人亲近。老师见到我,别提有多么高兴了,把我紧紧地搂在怀中,就像儿时那样。

师生相见,免不了回忆往事。老师的记忆力真好,讲起过去就打开了话匣子,侃侃而谈,无讳无饰。有些记忆虽已遥远,但自有一种历久弥新的芬芳。都快九十岁的人了,还有这样的逻辑和思维,我觉得她一点都没有老。泪眼婆娑中,我也觉得过往的岁月并没有走远,脑海中尽是六十年前一幕幕跟随老师学习的情景。

我出生在一个鸡鸣三国的边境煤城,就读于光荣街小学,学校的学生多为矿工子女,年纪相差很大,很多是兄妹、叔侄一个班级读书,而且学习成绩也有很大的差别。然而在孟老师的眼里,没有“好学生”“坏学生”之分,她总是说:“教学生,不是要教‘好学生’,而是教好所有学生。”其实,对我们这些学习好的学生,她花费精力并不多,而对于那些留级、插班、还有出了名的淘气包,她却倾注了极大的心血,让学习好的学生一对一地帮助这些差生,而且在生活上无微不至地关心他们,送他们冬衣,帮他们搞个人卫生,像妈妈一样给予学生温暖。

孟老师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事业,被公认为家乡教育界里程碑式的人物,她曾获得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三八红旗手”,自治区优秀教师等荣誉。很多年以后,我才真正理解了这些荣誉背后的意义。教育是爱的事业,爱本身就是最好的教育。爱不势利,亦不功利,帮助弱小落后,让阳光照进孩子的内心,驱走心中的黑暗,才会使其成长为充满自信的人。有人这样形象比喻:教育就像一根细小的芦管,你从这头输进去的如果是苦涩的汁水,在另一端流出的也绝不是甘甜的蜜汁。

小学生活距今已有六十余年,多少往事都已淡化得如烟如缕,唯有老师的人格魅力,还在我的记忆中闪光,可以说是已经成为我的精神胎记,影响着我的一生。如今小学同学中有联系的不多,在厦门生活的玉华,与我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洪玲,还有老班长奕诺,我们这几个当时的班级小干部还时有联系。每次谈到老师,我们都一致认为,孟老师给予我们的最大教育,乃是心灵的启迪和人格的提升,正是因为老师的人格魅力,才使我们的小学生活成为一段幸福时光,永生难忘。

小时候我家里有一套红楼梦,我也就是觉得好奇,偶尔翻一翻,对此孟老师多次表扬鼓励我,上课时每逢新词造句提问点我颇多,我想,我读书和写作的习惯,应该就是从那时培养起来的。

学习雷锋的活动中,孟老师带着我们一起筹办学雷锋展览,并让我担任小讲解员。当时人民日报刊登的雷锋事迹有很多版,我都能一句不差地背诵出来,并且在学校内和社会上巡回宣讲,这对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来说,是多么大的能力培养和锻炼啊。孟老师非常注重组织文艺表演,以此来启发我们真、善、美的心灵,我们曾经演出的《一只骄傲的大公鸡》《少年英雄刘文学》等歌舞和话剧,都在当地引起过轰动。几年前,我们几个同学去看孟老师,还能表演给老师看,印象至深,可见一斑。

小学六年,从6岁到12岁,身体长得最快,思想变化最快,真是一天都不能耽误的“育苗”时节。这个阶段教书和育人的责任最大,在老师心里,自己最大的成就,是学生;最大的骄傲,也是学生。那时的孟老师,就是一个拼命三郎,对事业执著而忘我,对学生温润而严格,对自己往往追求完美。老师的言传身教,就像燃烧的蜡烛,汲汲然精琢璞玉,灼灼乎不泯丹忱。一日为师,终生为母。所谓知遇之恩,不过如此。这样深厚的感情,恐怕外人是难以理解的。孟老师总是那么积极向上,充满了正能量,尤其是对我,厚爱有加,期待颇多。在她的身上,我学到了专注的热爱和真挚,只要想干,积极去干,坚持去干,就能取得成功,她把这种一生奋斗的精神传给了我,犹如一粒种子,随着年龄变化在我们的心中慢慢发芽长大。孟老师的方正、典雅和温良恭俭让,也给了我们潜移默化的影响。

为生活而竭尽全力的人,大多会有精彩的人生。孟老师和李垦老师堪称神仙眷侣,说来也巧,李老师还是我的中学老师。记得李老师好像是内蒙古突泉人,在内蒙古大学美术系毕业后,分配到我的家乡教书。李老师是一个与人为善的谦谦之人,工作上很是细心谨慎,从不敷衍。

十几年前,李垦老师因病先去,孟老师很坚强地生活,退休后又挑起了抚育照顾第三代的担子。李老师逝世的时候,我刚巧在家乡,去看望孟老师时,她与我说得最多的是感谢同学们在李老师病重时所给予的帮助。我们班级有三名同学在北京,岳开琴、杜再勤、王克勤,孟老师亲切地称他们为“三勤”。李老师在北京治病,直至料理后事,“三勤”都如子女般近前照顾。老师就是这样的人,什么时候想到的都是别人,什么时候都在感恩别人。

拥抱生活必将得到厚赠。老师有四个孩子,我不知道名字,据说个个成才,真为老师感到骄傲。她的人生是幸福的,一个人的命运其实就是其人生轨迹,决定一个人命运的,是其所处时代、成长环境、生活条件、教育程度、脾气秉性、行为习惯、机会把握,以及遗传基因等内外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带有一定的规律性和必然性。

叶嘉莹先生曾经说,老师与学生之间的情谊,有时甚至比骨肉更亲近,因为骨肉是天生的,是血缘的关系。而师生,是个人精神、思想上的自我选择。

师生一场,是难得的缘分。一生几乎不可重来的相聚,是值得以敬重之心,好好对待的。这次和老师分别时“执手相看泪眼”的场景,至今难以忘怀。分别时,老师送我到门口,把我紧紧地搂入怀里,嘴唇嗫嚅着轻声对我说:替我问你妈妈好。我只觉得一股暖流涌上心头,那种感觉就是牵挂,温暖又温馨。我对老师说,身体如果允许,也让孩子们陪着到杭州住一段时间。老师还是轻轻地回我说,很想去啊,去厦门看看玉华,去杭州看看你,但是走不动了。我心中黯然,眼眶都有些湿润起来,有点怅然若失。也不敢看老师,怕控制不住自己。我不敢相信,紧紧依偎在我的怀里,拉着我的手舍不得放开的这个老人,竟是60多年前的孟老师。那时的孟老师是多么的漂亮,一双大眼睛,秋水盈盈,光洁的脸上笑容明媚,齐耳的短发,美丽温婉。人是多么脆弱啊,转眼间就老了。

行文至此,走至阳台,天高云淡,清气入怀。往年这个时候,暑退秋澄,天气转凉,桂花早就开了。杭城的角角落落,到处都嗅得到撩人的桂花香。桂花的香气是含蓄的,似有似无,时有时无。但是,杭州的桂花不一样,或者是桂花树太多的缘故,花开时节,满城都是浓郁香气,香得掏心掏肺,纯粹又热烈。我觉得,老师对我们的恩泽,我们对老师的思念,就像这杭州城的桂花香,时刻在心,永不相忘。(王振) 


上一篇:[故事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