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冬饺子香

发布者:Chenguang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20-11-13 09:38:37

 陈 真

“冻笔新诗懒写,寒炉美酒时温。醉看墨花月白,恍疑雪满前村。”又是一年立冬时节,每到立冬那日,母亲都会为全家人包一顿饺子。

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一年也吃不上几顿饺子,因此,立冬这天的饺子尤为珍贵。为购到新鲜的食材,做一餐可口的饺子,父亲往往都是匆匆吃过早饭,推起自行车,把我放到后坐上,一路颠簸到街上,与集上的那些小贩“斤斤计较”。在家庭经济支出方面,父亲是比较吝啬的,为能减少开销,他不辞辛苦,又在家里的小菜园里种植许多种类的菜蔬。因此,他到街上只需要买一些肉。

父亲在一家肉摊前停了一下,用眼瞟了一下案板上的肉,摇摇头,随即转向另外一家,辗转数家后,他最终在一青年的肉铺前驻足,或许父亲认为,青年人做生意经验不足,说不定更容易讲价。

青年嘴很甜,张口叫道:“叔,来割点肉啊?这些都是今天的鲜肉,买些回去包饺子吧,保准好吃!”父亲脸上露出将信将疑的表情,试探般地问道:“多少钱一斤啊?”

“都是挨边庄的,不可能多要,市场价,六块钱一斤。”

“哪有这么贵,说个诚实价。”其实,父亲并不知道肉价,因为家里平时很少买肉,但他很聪明,无论小贩说什么价格,父亲都要压低一些。经过几番讨价还价,价格都快被压到小贩不愿意卖了,父亲嘴角微微一笑,只好善罢甘休,终归是父亲如愿。父亲拎着肉,带着我,一路飞快地骑回家。

母亲在家里早已择好韭菜,擀完面皮。母亲是做家务的一把好手,不一会厨房里就传出“噔噔噔”的剁肉声。声音平息之后,母亲把切碎的韭菜撒到肉馅上,撒进一小勺盐,又搅拌一阵儿,使盐充分浸入饺子馅里。

这个时候,母亲会吩咐我到灶膛前去烧水,她和父亲则开始包饺子,一家人分工合作,其乐融融,不时开开玩笑,笑声充满整间厨房。等到他们包好饺子不多时,锅里的水也烧开了。母亲把饺子下到锅里,用勺子搅拌几下,防粘。她拿出来勺子和碗,准备盛饺子。锅里的水沸腾着,都快要把锅盖掀起来,母亲看火候差不多了,手疾眼快,一手掀起锅盖,一手抄起漏勺,盛出香喷喷的饺子。

第一碗总是属于我。抱着满满一碗饺子,我屁颠屁颠地跑出厨房,母亲还在身后心疼地喊着:“你可慢点儿,别烫着。”

随着生活条件的好转,饺子已不再是稀罕之物,立冬吃饺子更像是一种仪式,没有了童年时的殷切期盼。记忆中的那碗立冬的饺子显得更加珍贵,我会把当年一家人在一起吃饺子的幸福记忆珍藏,放在心底,永不遗忘。


上一篇: 茴香·回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