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家店是个好地方

发布者:Chenguang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20-11-09 09:26:54

 刘振国

赵家店不是老赵家的商店、饭店、旅店、大车店,而是个大村落,他依山傍水,面对辽阔草场、平原,是一个风水宝地。

所谓“依山”,是指大兴安岭连绵起伏的山脉,具体地说:是大兴安岭中段西北坡的哈达岭的末端,那里的山本来趋于平缓,但是在与草原接壤的地方,忽然山石林立,出现了石壁、石笋、石幔,就是老百姓所说的“石砬子山”,很有险奇之感,山色旖旎。这背景简直就是一部山海经。

山海经

我刚到图里河林业局的时候曾经乘车沿着哈达岭公路巡视防火情况。车在坑坑洼洼的山路上走着走着,看见前面有条小河,河上一座木结构小桥,小桥因年久失修,有些腐朽。司机说:“这条河叫达力玛利河。这个小桥,有一点儿腐朽,开过去吗?”我说:“停车,下车!”。我们走过小桥,看山。陡峭的岩壁上,斑斑驳驳,似乎有些图案。走近细看,岩石上有许多几何图形。有的是圆点型、有的是纺锤形、有的是鹅卵型、有的像鱼又不是鱼、有的像鸟又不是鸟。我让司机把工具拿来,从山壁上刨下一些有特点的岩石,带了回去,放到我的办公室里。

过了些日子,林管局党委宣传部王建逢来图里河,说他调到北京了,向我道别。忽然发现这些不起眼的石头,他立即来了兴致,“我拿几块好吗?到北京找地质专家鉴定一下,或许是有一定价值的化石。”我说:“可以,都拿去吧,我这里有的是。”他说:“都拿去太沉了。”我说:“又不是让你扛到北京去,你可以办托运嘛!”建逢虽然不大情愿,最终还是把它们全带走了。

过几天王建逢来信了,他说,他找了地质专家给予论证。认定这些石头是海底生物化石。这些石块中的图案是海洋生物的化石。那纺锤形化石便是蜓。蜓是一种无脊柱的小虫,多在海边软泥中穿穴而居。当地壳突然发生变化后,这种小虫被迅速埋葬,在严密封闭的特定条件下逐步形成化石。那石块上的圆点,则是珊瑚化石的横切面。剥去附着在化石上的岩石,就显现出无数圆柱体连在一起的珊瑚。无数的化石告诉我们,四亿年以前,这里曾经是温暖的海洋,许多海洋生物,特别是无脊柱动物,在这里自由自在地遨游。

在古生代末期,地壳变迁,地质上称为“造山运动”。大兴安岭的额尔古纳河是一个地壳断裂带,由于地壳板块的移动,东北部的板块向亚洲大陆挤压过来,使这块海底突然隆起,褶皱成一个丘陵山脉。又经过漫长的岁月,这隆起的海底覆盖上了厚厚的盖层,盖层上又开始了新的生命。这里不再是海藻的故乡,而是被子植物的梓里;不再是无脊柱动物的乐园,而是哺乳动物的天堂。那时的大兴安岭进入了冰川时期,与严寒相适应,出现了成群结队的猛犸象和披毛犀。它们以蕨类植物为主要食物,在森林与草原之间优哉游哉。扎赉诺尔出土的猛犸象化石足以说明这个时期的动物活动现象。

猛犸象是一种身披长毛的古代“大象”。“猛犸”一词来自西伯利亚语,意为“巨大”。它们迈着粗大的四蹄,甩动着灵活的长鼻,抖动着浑身半米长暗褐色的粗毛,成群结队的在寒冷的森林中寻食。它高耸的脊背就犹如高高的“驼峰”,储存着养料。在短暂的夏季放开胃口大量吞食植物,储存在“驼峰”中,以备风雪严寒的冬季之需。新生代晚期,由于冰川时期的结束和新的造山运动——喜马拉雅造山运动开始,猛犸象之类的动物深埋地下。大兴安岭中部近百座火山爆发,熔岩厚厚地覆盖了山山岭岭。

数万年后,深埋地下的水生动植物和野生动植物,形成了石油和煤炭,顺山势而下。于是,大兴安岭周边出现了诸多煤矿,如扎赉诺尔煤矿、宝日希勒煤矿、大雁煤矿、五九煤矿、免渡河煤矿,距大兴安岭更远一些地方则出现了石油,如大庆油田等。煤炭是地下植物形成的,油田是地下动物形成的。

地球总是生命不息。火山过后,这里便是真正的大兴安岭了。慢慢地在这块地壳盖层上生长出高大而茂密的乔木,矮小而繁盛的灌木,并且伴生了多种多样的草本植物,又养育着满山遍野的獐狍野鹿、獾狐野兔、狼熊野猪。当人类出现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个神秘的世界,这个由海洋演变的林海。

这便是赵家店村落的背景台,这个背景台演绎了亿万年的沧桑,惊天地,泣鬼神,感动着赵家店所有乡亲们。

一条玉带

从山上下来,并不能顺利进入赵家店。因为山壁下面是一条河,这条河虽然并不开阔,却也能隔断村落与山林的衔接,这条河叫达力玛利河。其实大兴安岭的河流很多,比较有名的河流就达六百多条,能够知道达力玛利河的人不多。这条河从哈达岭流下来经过赵家店北山,流到两公里半的黑山头,汇入图里河。这条河挺短。我们说“热河”是我国最短的河流,而达力玛利河并不比热河长多少,给人的感觉是这条河就是为赵家店设计的。流出赵家店这条河就没了。赵家店东侧二百余米处还有一个小水泡子,按西部区人的说法叫“海子”,但要比九寨沟的芦苇海小得多,只有它的十五分之一。但这个水泡子却是一个泉眼,一年四季都有泉水流出来,这细细的泉水只流了近百米,就汇入了达力玛利河,使达力玛利河在赵家店村落的河段水流清澈,可见水底的石头,就像一首歌唱的“小河静静流,微微翻波浪”,是个谈情说爱的好地方。但是那里并没有这种场面。到这里来的多数是渔猎者,十里八乡的人们,比如上库力、西库力、巴布罗夫的人,都喜欢吃鱼,也都知道这里的鱼多而且品种好,来打鱼的人往往在河边住两三天,支个马架子、搭个草棚子、挖个地窨子,作为临时休息的地方。他们赶着勒勒车来,又赶着勒勒车走。

如今这里虽然萧条了,但河里的鱼仍然不少。记得我在图里河林业局工作期间,曾陪同林管局劳动服务公司的领导查看二农场的秋收情况,快到中午的时候,农场有人拖着一条大鱼跑来,喊道:“达力玛利河打着大鱼了!”我们过去一看,这鱼足有一人高。于是,秋收检查组的领导和整个农场的职工中午的菜肴就是炖鱼。院里支起两口大锅,三十多人还没有吃完,这鱼得有多大。

优质草场

赵家店的前方,是一望无际的草场,与上库力农场相连接,再往西去,便与六千亩接壤。所谓“六千亩”,不是指农田的数量,而是这个地方的名称,过了六千亩就是伊图里河农场了。这里既利于发展农业,又利于培育良好的牧场。18世纪,沙俄涌入,也是因为这里的水草丰美,适宜放牧牛羊。清政府发现这边被俄罗斯人开发利用了,就与之谈判,1689年9月7号签订了中俄《尼布楚条约》。《尼布楚条约》规定:额尔古纳北面归俄管辖,南面归清政府管辖,在这边的俄罗斯人因长期生活在这里,有的已与本地人通婚,不愿回到那边,就留了下来。日本人侵占东北期间,也曾经派来开拓团,到这里种田放牧,光复以后日本开拓团撤走,但他们记住了这里的牧草,直到现在还专门收购额尔古纳的牧草。

赵家店在二百年前,曾因为是茶叶之路最后的驿站兴隆一时。现在时过境迁了,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人家,没有了账房,没有了马厩。但是,仍然有它的背景、它的河流、它的牧草,仍然是个风水宝地。


上一篇:[故事汇]
下一篇:读懂重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