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如影随形

发布者:Chenguang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20-07-17 10:33:53

张萌 

最近看的电视节目里有这样一段话:“你以为自己经济独立、成家立业,就长大了,其实你长大了一半。直到有一天遇到事情,父母都等着你做决定的时候,那才是你迎来完全长大的一刻。”

父亲如山的臂膀,呵护着我们长大,再难再苦从不言语。今年,父亲退休了,那个常年无休的人,开始慢慢地闲下来。

父亲是一名医生,个子不高,中等身材,因为有大骨节病,因此,不论上班还是出诊,他都是骑自行车,并且每次都匆匆而过。也许是工作的原因,父亲非常严谨、认真、讲原则,但有时也会急脾气发作。

我和父亲的关系,就是典型的中国式父女,不甚亲近但互相关心。小学的时候,冬天补课,父亲会骑着他的“二八”式自行车,我坐在横梁上,从农场的最北边把我送到最东边的老师家。最近妈妈摊鸡蛋饼,我还提起了那年补课的趣事,冬天黑天早,所以中午基本都在老师家解决午饭,有的同学自己带饭,有的同学吃泡面。那天妈妈给我带的就是鸡蛋饼,里边用妈妈攒的干净方便面的小袋子装着,外边又套个塑料袋,因为怕凉让我放在了大棉袄的内兜里。可油汪汪带着葱花鸡蛋香的饼,一个劲地飘出香味来,结果就是没等到午饭时间,鸡蛋饼已经被我揪着吃的没剩多少了。我一说起,父亲也笑了,他对这事也有印象。这一晃已经20多年了,那也是少有的我和父亲独处和亲近的时光。

上初、高中后,父亲变得非常严厉,甚至有一段时间,周末里多睡一会儿都成为奢望。那几年,父亲工作忙,我学习紧张,特别是到附近镇上读高中后,基本都是我和妈妈单线联系,我和父亲知晓彼此的事,也都是妈妈随意谈起的。那些年父亲几乎没离开过农场,就连临近的镇上一年都去不了一次,大年三十也没休息过,我和母亲陪着他过过很多个年夜饭被打断的春节。因为我们住的是临街门市房,经常半夜还有人敲门敲窗来问诊,搬到楼房后这种情况才慢慢减少。父亲总说,医生就有这份责任,随时找你随时都在才行,生病是不分时间的。父亲腿脚不便,但是遇到需要到家里看诊的患者,无论寒冬酷暑,他都会去,从没二话。

大学毕业后,我回到农场工作,父亲似乎不再像从前那么严厉了,有时遇到事情还会和我商量。随着年龄的增长,加上他的大骨节病,父亲走路也是越来越吃力。最近单位有任务,要求机关干部负责给一亩地的中草药除草,从没拿过锄头干过农活的我犯了难。听说此事,父亲开着电瓶车带着我和母亲早早来到地里,我本以为锄掉大草就可以了,回头看到父亲跟在我身后锄着小草。连一根小草都不放过,需要这么细致吗?父亲对我说:“铲地就是要细致啊,糊弄着干,过几天小草又长起来,这不是自欺欺人吗?”父亲就是这样,无论工作还是生活,都特别认真仔细。

父爱无声,却如影随形。我要努力长大,在不久的将来也能为他遮风挡雨。


上一篇:[故事汇]
下一篇:山水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