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影里的旧时光

发布者:Chenguang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20-06-19 10:16:31

 

 范书颖

收拾老宅院落时,在西南角一堆搁置很久的木头下,发现了一个弃置多年的玻璃灯座。一看到这种熟悉的灯座,如故友重逢,巨大的亲切感蓦然撞在了心上。

几十年的风起雨落已把它掩埋了多半。它的另一半——曾经夜夜相伴,围拢呵护着小小火焰的灯罩,早已在许多年前就化入泥土了。它孤独地斜躺在泥土中,阳光打在它身上,隐约透出翡翠绿的光泽。小心翼翼地拔它起来,仔细清洗,慢慢擦干,把它放在桌面,那些遥远的过往便一一清晰了起来。

最难忘那样的冬夜,门外寒风吹彻,大雪弥漫。低矮的草房内,罩子灯端坐在桌子上,小小的火焰烘出一片熟杏的色泽,母亲就着朦胧的灯光捻线纳鞋底,父亲坐在磨损掉漆的椅子上,小小的我坐在父亲膝上,哥哥姐姐围拢着,父亲喝几口大碗茶,就开始给我们讲故事。

父亲讲故事累了,我们就嚷着要做手影。在灯和土墙之间,父亲把双手叠起来,对着墙上的影子调整着手指的位置,墙上马上出现了一只提着前腿直着身子,呈警惕状观望的兔子,父亲晃晃手指,它就动动耳朵,父亲双手下压抖动,兔子就快跑起来。我们叫着笑着模仿着,墙上就热闹了,手影人影晃动,快乐像火炉上顶着壶盖嗒嗒响的沸水,喧响了那些漫长沉寂的夜晚。

有的晚上,父亲在外忙他的事,母亲坐在灯光下做着永远做不完的针线活,哥哥趴在桌子上看小人书,我和姐姐就对坐在小板凳上,借着灯光翻皮筋。暗淡的灯光里,两个小脑袋凑在一起,很认真地翻起来。每种图案都有名字——面条、蝴蝶、降落伞、飞艇等。各种图案在灵巧手指的牵引下循环变换着,一直玩到灯油落下去好大一块,父亲带着一身寒气走进门,我们才肯上床睡觉。

如今,虽已物去人非,但低矮的草房,暗淡的灯光,光影里那些旧时的美好,永远是心底最眷眷情深的怀想。

此刻,又是夜幕长垂,风声盈耳,罩子灯端坐于桌面,一焰如豆,柔和的灯影中,我看着它,它也看着我,看着看着,盈盈的竟有了满眼的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