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牙镰刀

童谨袤

发布者:Chenguang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20-05-18 09:30:19

 

那天,在整理农具时,一把挂在墙上的月牙镰刀,勾起了我无限回忆。

“麦熟一晌,虎口夺粮”。每年小麦丰收季节,父亲就会磨亮镰刀盘算着收割的时间。

记得12岁那年的夏天,母亲生病,家里突然少了一个劳动力,父亲打了一把月牙镰刀回来,砍了柳树枝桠,削成一尺多长做成了一把新镰刀,然后在院坝的磨刀石上细细地磨。父亲边磨边对我说:“镰刀钢性硬,用力过猛,磨出来的刀刃会薄、断口,反之会卷刃。”我看见父亲每磨一会儿,就会停下来用手摸摸刀刃,感受一下刀刃锋利的程度。

收割小麦那天,父亲早早喊我起床,站到熟透的麦田里,父亲把月牙镰刀递给我说:“从今天起,这把镰刀就是你的了。”从来没干过农活的我异常兴奋,我终于像父亲一样割麦子了。可父亲并不看好我,最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能割多少是多少,累了就歇歇。”我学着父亲的样子,朝手心吐了两口唾沫,弓着腰,甩开臂,左手将一大把麦子拢在胸前,右手挥镰……

父亲割麦子的动作娴熟,排列得像一条线,而我割倒的麦子像鸡刨了似的乱七八糟。最恼人的是我根本跟不上父亲的节奏,不管怎么追赶,只一顿饭的工夫就被他丢下一大截。在炎炎烈日下,满脸汗珠不说,还越割越慢。

不知什么时候,父亲来到我身边,看着我吃力的样子,只看了一眼便对我说:“割麦也要有技巧和方法,你看,镰刀上有几个小口,刀刃有些卷刃,这是镰刀放的角度不对,又用力过猛,镰刀就会受伤。”

说完,只见父亲弓下腰,一手摞一把小麦,镰刀平稳地伸过去,只一刀,小麦就倒在他的手中。父亲示范了几下接着说:“割麦并不是把麦割倒在地,要嗅着麦子的香味,要有饱满的激情,才能割出像音乐一样有节奏感。”

没想到割麦还有这么多的学问,既要有一把锃亮锋利的镰刀,又要有做人的虔诚、勤劳和朴实。二十多年来,从父亲的话里我明白了许多做人的道理。

记得那年有了收割机,回乡下跟父亲收割小麦时,镰刀就用不上了,于是我把镰刀高高挂在农具房,生怕放在不安全的地方伤了人。岁月悠悠,一晃十年过去了。去年收麦时,收割机还未进地,我早早来到地里,挥动着月牙镰刀……


下一篇:母亲的缝纫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