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缝纫机

李淑杰

发布者:Chenguang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20-05-18 09:30:16

 

母亲的缝纫机一直在我家保存着。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每家都希望有台缝纫机,做衣服就不用发愁了。对母亲来讲,缝纫机更是一种家庭希望的寄托。那时农村娶媳妇做聘礼,姑娘出嫁做嫁妆,如果谁家有台缝纫机,那可是极有面子的事。

记得我小时候家里没有缝纫机,母亲起早贪黑为我们姊妹8个手缝棉衣,都是晚上点灯熬油,白天母亲要料理家务,给一大家子人做饭食。母亲时常做活到后半夜,我有时候一觉醒来,看见母亲戴个花镜还在忙碌。母亲疲倦的身影坐在昏暗的煤油灯下,手扎出了血,用剪子磨出了血泡,母亲仍然坚持。那时物质不富足,不管买什么东西,都要凭票供应。

后来到了上世纪80年代,父母省吃俭用,才买了一台缝纫机,那也是我家最值钱的东西。母亲就开始用缝纫机给我们做衣服,省了不少事,负担也减轻了。她把衣服以大改小,以旧翻新,不但省了钱,而且穿着又很合身,这样我们就可以一个接一个的捡着衣服穿了。这些都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还记得那些年,我放学回家总能看见母亲在缝纫机前给我们做衣服,听到缝纫机“哒哒哒哒”地响个不停。

每到过年,母亲就更加忙碌了,要早早为我们赶制一套过年的新衣服,这时“哒哒哒”的响声就更加急促了。年三十的上午,我们穿上母亲做好的新衣服,别提有多高兴了。

母亲很珍惜爱护缝纫机,精心保养,爱护有加,经常上油,还嘱咐我们别乱动,不用的时候也经常擦洗。

到了上世纪90年代,我结婚时母亲还用它为我做被罩。有了儿子,母亲又用它为我儿子做小衣服和小被子,时而用它扦裤脚、做鞋垫。后来母亲年岁大了,我哥嫂就承接了母亲的担子,母亲也不用那么辛苦了。

经过几十年的社会发展,市场上花样繁多的衣服出现了,渐渐的缝纫机就淡出了我们的视野,缝纫机完成了时代赋予它的历史使命,承载着一个时代的记忆,诉说着古老岁月几代人的暖心故事,那些记忆已深深地融入我的血脉之中。

哥哥多年前把它送给了我,这台缝纫机跟随我几经周折,每次搬家我都带上它,每每看见它,就像母亲还在陪伴着我。它虽然老旧,却闪烁着岁月的光芒,上面有母亲洒下的辛勤汗水,它伴随着母亲一生,记载了一个伟大母亲养家的艰辛,诠释着深深的母爱!


上一篇: 月牙镰刀
下一篇:菜泡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