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缝纫机

冯建军

发布者:徐晨光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20-03-23 00:17:37

母亲记得很清楚,1977年秋天,父亲用全家省吃俭用攒了几年的150元钱和7张工业券,给母亲买来了上海产的钻石牌缝纫机。母亲用它缝制的第一件物品,就是大绒的缝纫机罩。

有了缝纫机,母亲干起活来也不嫌累,母亲总是能及时地缝补好几个孩子穿坏的衣裤,左邻右舍的婶子大娘求到母亲,母亲都是有求必应,即使手里有活,也会先把别人的活缝制完。每年春节前,母亲还要给我们几个孩子缝制一套新衣。

那段时间,我时常半夜会被缝纫机发出的嗒嗒嗒的响声吵醒。看见母亲还在昏黄的灯光下缝制衣服。那些年的新衣都是母亲这样赶制出来的,那之后,我才知道母亲的辛苦,之后再穿新衣时,就会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一定要小心穿,千万别刮坏了。

时光进入上世纪末,随着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穿成衣的人越来越多,缝纫机渐渐地淡出了人们的生活。十多年前母亲搬家时,我们嫌缝纫机占地方,就打算把它处理了,可母亲坚决不同意。她爱惜地抚摸着她心爱的缝纫机,“这机器我用出感情了,它为我们家做出了大贡献,你们小时候的衣服都是它缝制的。”看母亲态度坚决,我们只好小心谨慎地把它搬到了新家。

这台陪伴母亲40多年的缝纫机至今还摆在她卧室的墙角,母亲偶尔还会用它缝缝床单或被罩,让它继续发挥着余热,有时什么也不做,只是像对着久别的老朋友一样,和它说几句话,唠几句嗑,和它一起回忆几十年前,那段既艰苦又快乐的日子。


上一篇: 爱上小米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