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里的牵挂

唐艳萍

发布者:徐晨光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20-02-07 11:36:09

 

 

每回去奶奶家,我都要吃她包的大包子。我喜欢看奶奶在豆绿粉花的大瓷盆里添水和面,再把和好的面用小被盖起来发,接下来奶奶就用这空儿去切肉,调馅。

秋天,家常的包子馅多来自地里新摘的嫩豆角和老茄子。冬天的包子馅则是经典的白菜猪肉和豆腐粉条。春天野菜发芽的时候,奶奶还要我们去山上掐野菜刚发的嫩头,包野菜包子给我们解馋。刚发芽的野菜叶子肥厚水灵,能吃大油水,和馅的时候要多放油,肉一定要五花。吸足了油的野菜包一口咬开,面皮雪白,野菜碧绿,肉丁粉白,香滑之中还有一股野菜特有的清香,每次家里蒸野菜包子,我都要闷头吃掉四五个。

包好了的包子紧接着就下锅蒸,现在的包子一般直接放在笼布上蒸,奶奶却喜欢在笼屉上垫上一层当年的新麦秸,说这样蒸出的包子底不会被泡软,还特别的香。

奶奶包的包子个大馅多。小时候嘴甜,最喜欢跟在奶奶屁股后边一边啃包子一边说:“奶奶你包的包子又大又好吃,我和弟弟两个人吃一个就饱了。”包子的香气在嘴里还没有散去,当年的小妞就长成了今天健康活泼的大姑娘。

读书时,宿舍里有个好吃且顽皮的室友,每次打饭都要和餐厅的厨师们开开玩笑。记得有一次我们在餐厅买肉包子,餐厅小黑板上写着“鸡蛋粉丝包,豆腐粉条包”,写到“香菇猪肉包子”时,地方不够就把“肉包子”3个字写到了下一行。结果这个室友就一本正经地对厨师说:“怪不得这种包子特别贵啊,用香菇猪做的,这猪是不是真吃香菇长大的?”让周围打饭的同学集体笑倒。

刚开始工作时在外地,那时最想吃的是奶奶亲手包的家常包子。想念那揭开锅时扑面而来的香气,想念那一团团白菊花似的包子。每次拿着热包子,都烫得跳来跳去地吹手指头,奶奶总会在一边嗔怪地说;“没见过你这么馋的丫头!”而我却迫不及待地一口咬开绵软的皮,鲜香的油汁浮上来把松绿的豆角和浅棕的肉丁层层淹没,一种家的温暖味道也从包子里慢慢散发出来,轻轻把我包住。

那种家常包子,有着奶奶特有的含蓄和热情。真的爱一个人不是对着他唠叨个没完没了,而是听到他要走了或者刚进门,去认真地买菜,细细的调馅,把自己的感情都融进这些包子中,当他们一口咬开时,除了能品尝到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包子馅,还能感受到那颗牵挂着的心。


下一篇:闹元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