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大娘

发布者:徐晨光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19-08-22 09:57:58

 董贵

得知邻居大娘住院了,我前去探望,老人家已经不能起床了,但神志很清醒,她很伤感地说自己不行了。我宽慰她说:“您快点好起来,回家给我炒菜,我想去喝酒呢。”老人家叹了口气,眼泪慢慢地流了下来。

我们两家是很久以前的老邻居,那时候我们都住在家属房,是平房。她家在西头,我家在东头。我们两家都是爸爸工作,妈妈在家操持一家人的衣食住行。她家有5个孩子,我家有6个孩子。那时候生活很简单,没有电视,走家串户是我们日常生活的主要内容。除了我的两个哥哥大一点,我们都差不多年纪,所以经常在一块玩。一会聚到她家,一会跑到我家,屋里待腻了就跑到外面,玩的天昏地暗、不亦乐乎。那时候只记得大娘、大爷很慈祥,没有一次大声的斥责过我们。那时候谁家有点好吃的或者穿件好衣服都是透明的,尤其吃点饺子,都要相互送过去一盘子。有时候我们小孩赶上了饭时,饿了就不客气的上桌吃,当成自己家一样。就在那样的环境下,我们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

后来邻居大爷调到了几十里外的乡镇。分别时我们依依惜别,相互拉着手有说不完的话,彼此泪流满面。以后我也去过她家小住过几日,后来由于种种原因,终究渐行渐远。后来我的父母和邻居大爷相继去世了,我们两家虽然住在一个城市,但联系的越来越少了。

有一次我去社区检查,在路旁看到了邻居大娘,一种蓦然的亲近感由衷而至,就像见到自己的母亲一样,我像孩子一样跑到她跟前,忘情地说了好多话,还去她家待了好一会,给老人家买了一些礼物。小时候的那份记忆随着年纪的增长愈加深刻,后来她又搬到了我家附近,本来说好了我们哥几个和她家的孩子们一起去大娘家聚聚,可还未能实现,就听到老人家生病住院的消息,一种懊恼和遗憾油然而生。去看她老人家时,她已经不能行走了,病痛的折磨让老人家很难受。看见我去了她精神一振,聊了许多过去的事情,还流了不少眼泪。我也待了很长时间,不愿离去。

回来的路上,我想起很多故乡的人和事。如今我也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应该把很多事情都看开了,追求无谓的东西会让人焦头烂额、惴惴不安,不如给自己一份好心情,愿余生轻松愉悦,来去从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