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宝贝”

发布者:徐晨光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19-08-22 09:57:55

 杨新梅

经常是我回娘家一进屋,就看见妈妈在给爸爸补袜子,我惊讶地说:“不是给你们买回来很多新袜子吗?这破袜子还要它干啥?”可妈妈却笑着说:“你爸爸的袜子就是后脚跟破了,我用袜托板给它缝上,看不出来,跟新的似的”。说完妈妈把补好的袜子从模具上撤下来,翻过袜子让我看,果真如此,根本就看不出有太大的修补痕迹。

我这才注意到妈妈手里的袜托板,它是个红色的形状如鞋的木质模具,它的底部同人脚形状一模一样,后跟处凸起一个半圆形平面,脚尖和脚后跟处用光滑木板连接。就这么一个简单的模具,却跟随母亲几十年。不仅母亲对它有深厚的感情,在我们家庭里每个人的足迹里,也都有它的陪伴。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妈妈已经不用再做衣服了,家里的缝纫机等大物件都进了仓房,可唯独这件“宝贝”还在妈妈的衣柜里,并且时常拿出来使用。

在我们小的时候,农场的道路都是砂石路和土路,夏季一下雨只能穿着水鞋出门,那时候家里条件不好,不可能每人都有一双水鞋,就只能买最大号的,一家人都能穿。鞋大就会不合脚,为了让我们穿的舒适些,妈妈先给垫上鞋垫,买很多袜子,可她买的袜子都是一种颜色的,为的就是穿破了可以互相裁剪缝补。孩子时我们都非常淘气,几天就会把袜子穿的破洞,白天妈妈会把袜子洗净,晚上,孩子们写作业的时候她就会坐在我们身边,用袜托板给我们缝补袜子。如果破洞小妈妈会用黑色的线缝好,如果破洞大,妈妈就会把另外一双破的没有模样的袜子,剪开用脚面的材料一针一针的补在破洞上。在我和弟弟写作业调皮搞小动作的时候,妈妈也会用她的“宝贝”打我们的屁股。在我们的童年记忆中,每天晚上写作业的时候,妈妈不是在为我们做鞋,就是在缝补,灯光中的身影始终刻在我脑海里。

现在条件虽然好了,我们不用再穿破袜子了,可是妈妈还是要经常用她的“宝贝”袜托板,给自己和爸爸补袜子,并经常念叨我们:“不要浪费,干净整洁就行”。而我现在最幸福的就是,在老花眼的妈妈用“宝贝”缝补时,为她穿线刃针。每每看着她边认真的缝补,边向我告父亲的状,这种幸福的画面,仿佛让我回到童年。


上一篇: 邻居大娘
下一篇:遐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