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有幸 我亦荣光

发布者:徐晨光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19-07-06 13:02:07

 青山有幸 我亦荣光

金新/文 田博文/图

六月,正是大兴安岭最美的季节,青山披绿,杜鹃盛开。激流河在大兴安岭山麓流出一条分支——金河,一个北疆小镇在环山靠水中安静矗立。惊雷破空打破了小镇的宁静,在金河林场形成数个雷击火点,迅速在林海中蹿出一条火龙,金河告急!

劲旅分两路,利剑指金河

距离小镇350多公里的海拉尔西山野外战术训练场,呼伦贝尔市森林消防支队正在组织野外驻训。金河林场告急的信息传来,刚刚还在驻训场的森林消防指战员,征尘未洗又赴扑火前线。“养兵千日,用兵也是千日,参加实战就是对驻训成果的最好检验,演练变实战,更见真功夫。”支队长包文玖说道。灭火机具上车、野战给养备齐、车辆装备加油、检查防护装备,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就绪,整装待发,500名指战员星夜驰援,向火场一线赶去。

直升机盘旋,装甲车轰鸣。6月20日上午,经过一夜的长途机动,支队指战员抵达金河镇。500名灭火勇士兵分两路,由包文玖支队长带领330人采取摩托化机动、刘福清政委带领170人采取机降与装甲车结合的方式,朝着金河林业局秀山林场进发,这里是金河火场的主战场。

火线蔓延的位置都在密林深处,有的海拔甚至达到了1000多米。前来扑救的森林消防队员,从城市集结进入林区可谓神速。不过抵达林区不代表逼近火场,从山脚到火线还有一段崎岖坎坷的道路,低矮的灌木丛、绵密的腐殖质、齐腰的偃松林、高大的白桦树,想要穿越这些天然障碍直达火场一线,往往要靠消防员们徒步开进,对人的体力是个极大的挑战。为了快速抵达火场,节省消防员体力,同时还可以运送灭火所需要的装备和给养,支队前指决定运用装甲车在密林中碾压灌木丛和形成障碍的树木,开辟一套通往火场的“绿色通道”。考虑到全地形车(又称“山猫车”)简易轻便,具有横跨1.5米壕沟和原地360度转向的机动能力,支队运用全地形车紧随装甲车,在装甲车开辟出的道路上运送人员和给养到一线,成为通往灭火前沿的“林海快艇”。

南线杀血路,秀山草色青

采取直升机机降方式进入火场的这支队伍,奔赴的是秀山林场的火场南线。这里场地处偏远,偃松、白桦和灌木丛密布,并伴有大量的站杆和倒木,中强度地表火和局部树冠火交替分布,加之地形复杂,道路、水源等条件不足,火场持续高温,许多地段明火扑灭后,在高温天气下又继续复燃,给力量运输和扑救工作带来极大困难。

直升机载着勇士直飞火场,实施第一次机降。电台、卫星电话和对讲机喊声一片,上下都在关注着机降的进度。机降点周围的在大树随着直升机螺旋桨产生的强大气流剧烈摇晃着,枯枝乱飞,队员们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整理好行装一个紧挨着一个出舱达成装甲车奔赴火线。

火线周围布满低矮的偃松,灌木丛间杂其中,扑火队员沿着火线前进前行受阻,用风力灭火机向前推进灭火更是举步维艰。火光、浓烟、高温,一阵热风吹过,燃烧的烟雾让人感到炙烤熏呛,灭火队员不得不掩面忍受炙烤扑打。“风机吹出去的火星特别容易引燃偃松和灌木丛,把灭火队员包围在内外两条火线之中太危险,必须沿火线先清理出一条通道,再跟进扑打清理。一定要在南线撕开一条口子,杀出一条血路!”负责指挥支队南线灭火任务的刘福清政委认真研判着火场态势,定下了参战队伍轮流派出由油锯手组成的攻坚分队、轮流开辟灭火通道的行动计划。跟进扑打的队伍与攻坚分队每隔一小时轮流交换一次任务,波次向前推进。任务交替,人不能休息。战术改变后,推进速度明显加快,后续增援的地方林业扑火队员紧随其后进行清理。任务类型可以交换,分队之间也可以轮流休息,但指挥员却不敢丝毫懈怠。从20日下午14时50分切入火线,直至23日南线清理看守地段没有烟点,刘福清仅仅睡了4个小时,其他的时间都是在火线边上,一边看扑打火线向前推进,一边看着白天黑夜交替。

火场南线,与难缠的南线火魔胶着缠斗四天三夜,战勤参谋邱实此时已经是满目烟尘,眼中布满血丝。作为一名后勤干部的邱实,曾经也是一名优秀的作训参谋。此次灭火行动点多线长,用人之际他没有推脱,再次“跨界”担负起作训参谋的角色,准确记录坐标位置、汇报火场情况、传达首长意图、协助定下决心,一个个火点准确标出,一份份作战计划快速拟定,一道道作战命令果断下达,扑火队员可以采取车轮战术轮番攻坚,他却要协调所有南线灭火队伍的行动,休息时间少的可怜。“火场南线是块难啃的骨头,扑打南线就要跨越难关,扑打过程不断有新情况新危险,弦绷得紧紧的,哪还能有心思睡觉。”下了火场他感慨道。“虽然干了这么久的后勤,作训业务可一点没耽搁啊!”同事们半开玩笑的说到,可谁又知道,“万金油”的背后是焚膏继晷的钻研和付出,是业精于勤的努力和勤奋。6月22日16时40分,金河火场南线成功合围,指战员们欢呼雀跃,而此时的邱实只想安静地睡会,因为他不知道接下来还奔赴哪条火线,但他坚信:一定重还金河一个草色青青的秀山。

头枕松间月,脚下一片星

很多接触过森林消防员的人都会有一个困惑,就是他们为什么总会说他们不惧怕打火,他们在被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推动着走上火场,是什么让他们从小男孩快速地成长为火场上的男子汉?

乌奴尔中队是呼伦贝尔支队唯一一个独立的建制中队,人员装备和其他大队相比不占优势。这一晚,黑色烟尘笼罩四野,火龙狂奔,一棵棵燃烧着的参天大树通体炭红喷溅着火星,中队长代亚洲带着党员突击队包抄到火头侧前方,采取强攻突破战术意图压制火头。随着灭火弹的爆炸,火势迅速减弱但又马上大起来,利用这个间隙,他又带领党员突击队迅速插入,展开队形。浓烟热浪不断涌过来,防护镜在强温下开始慢慢地变软,渐渐地开始有些烫脸,风机烤得烫手,烤得鼻子开始出血,鼻血滴答滴答往下滴。温度实在太高了,实在受不了了就间隔一会跳到火线外用手隔着衣服使劲来回搓烤得发疼的地方,然后把水壶里的水浇到头上就又冲过去继续战斗。

家国一身事,喜忧两相同。柴河大队十二中队中队长张勇,家中父亲病重,本来打算请假回家,接到此次灭火作战任务后,独自望着驻训场掩映在樟子松林的明月,还是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再给我几天时间,火灭了我就回来!在清理看守阶段,他由于体力严重透支,在火线边休息时,不自觉的睡着了,身边的队员呼叫了多次才无意识醒来,但是醒来的第一句话却是:“取机具,跟我上!”

吃苦不言苦,有痛不说痛。当你看到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背着几十斤重的装备翻山越岭,见到经历无数次扑火战斗的“老兵”们脸上露出“人到火灭”的笑容, 你就会些许懂得这些苦痛给他们带来的快乐。大兴安岭上空银河璀璨,在林间小路投射出点点星辉,如今绿水青山重现安宁,支队指战员行将撤离之时,一位大爷竖起大拇指:“森林消防,为你们点赞!”

青山有幸,我亦荣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