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难人生不言败

发布者:Zxmin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14-10-22 16:26:38
0

多难人生不言败

    他的经历犹如一部励志电影——没有户口和工作的“盲流”凭借聪明勤奋赢得纯真的爱情,却在婚礼上遭到新娘家人的拒绝;为生计自谋职业,意外被火车碾断左腿,右脚严重受伤;经营小店,却遭受火灾被烧得遍体鳞伤;弟弟意外身亡,母亲精神失常;遭遇抢劫妻子被歹徒杀害,年幼的女儿身受重伤,倾家荡产却依然无法挽回生命……接踵而至的灾难让一个健壮的年轻人变成了靠吃低保生活的二级肢体残疾人。他的名字叫臧彩楼。
    在人生和家庭多次遭遇常人难以承受的巨大灾难和痛苦时,臧彩楼没有向命运低头。他借助政策和政府的扶持、社会各界的爱心援助,走上一条富有传奇色彩的创业之路,先后创立眼镜公司、网吧、通讯代理、手机卖场、饮品公司,为国家上缴利税的同时,安置下岗人员和残疾人就业,免费托养孤残人员,以创收的财富回馈社会。10余年来他帮助的老人、困难户、残疾人不计其数,捐款捐物50余万元。
    臧彩楼的事迹真正地体现了残疾人“身残志坚”的风采,展现了自尊、自信、自强、自立的精神,同时践行入党誓言,把党的温暖送到最需要帮助的人手中。他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把人生大爱书写到无限高远,为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出了表率。
    日前,臧彩楼获得“全国自强模范”称号。本版“身边的榜样”栏目带您走进臧彩楼的生活,听他讲述他的曲折人生。


多难人生不言败

臧彩楼
    1981年,我15岁的时候,随父母和弟弟,从兴安盟老家到牙克石市乌尔其汉镇逃生挣钱。本以为林区的日子好过些,但因为没当地户口,父母找不到正式工作,家里吃了上顿没下顿。17岁我念完初中后,家里实在没有钱供我上学,我含泪离开学校,到当地林业局的劳动服务公司,当了一名临时工。临时工的工作虽然又苦又累,但那时的我却有幸找到了自己心爱的人。我们决定结婚后把小日子好好经营起来,让父母家人不再受穷。可女方的家人却坚决反对我们的婚事。在我们结婚当天,大姨子带人砸了婚礼现场。无处安身的我们,只好怀揣着仅有的3000元钱连夜坐火车到伊图里河谋生。在颠簸的火车上,我和妻子相拥含泪度过了新婚之夜。
    在伊图里河落脚后,我和妻子做起了沙发生意。妻子通情达理又善解人意,我们的日子虽然穷苦,但我们相互鼓励,相互支持,日子渐渐好起来。可作为丈夫,我总感觉亏欠她太多,为了脱离穷苦的生活,我瞒着妻子又在外面偷偷打了一份零工。一次夜里3点多,我正在工地干活卸木头,却不幸被调车作业的火车撞倒。抢救了3天3夜,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却永远失去左腿,右脚脚趾和脚后跟也残缺不全。
    曾经立志改变命运的我,此刻一下子被推进万丈深渊。二级肢体残疾,生活不能自理。我还有何颜面再给妻子增添负担?我想一死了之,结束这痛苦。但我的爱妻却依旧对我不离不弃,寸步不离地照顾我,安慰我,给了我爱的力量和活下去的勇气。
    为了活下去,我在弟弟的帮助下,拄着双拐,在临街的一处空地搭起一间简易的活动板房,找出母亲用过的修鞋工具,又四处借钱买了个二手的配钥匙机器,边学边干,学刻字、修钟表、配眼镜,开始了新的创业。不知经历了多少个艰难的日夜,我的手艺得到顾客的认可和信赖,生意也渐渐有了起色。
    谁知一个冬夜,我正在小屋里加班修表,可火炉里的一块木炭突然崩出来落在我身旁的酒精杯里,顿时火势蔓延。我来不及起身,大火点燃我的衣服,灼烧着我的皮肤,幸亏妻子及时赶回,把我从火海里救出。烧毁的房屋,大面积烧伤的身体,又让我一无所有。然而不幸的打击接二连三,唯一的弟弟也意外去世,弟媳抛下年仅3岁的侄子离家而去,老父亲由此一病不起,老母亲也精神失常。这一连串的突然打击,让我们这个家又一次陷入了深渊。家庭的重担,也再次落在重度残疾的我身上。再难再苦,我也不能躲避,要坚强起来,用我的双肩挑起家庭的担子。
    然而,更痛的打击还在后面。1996年的大年初二,我从岳父家拜年回来,一开门却被眼前的惨状吓懵了,家里的财物被洗劫一空,我的爱妻倒在血泊中,出生仅15个月的女儿也浑身是血,生命垂危。我抱着她们娘俩呼喊着,这到底是谁?这么狠毒?为什么要杀害她们?妻子当场死亡,女儿被歹徒用斧头砍成重伤,在牙克石医院看了15天,没有好转。大夫告诉我没救了,孩子就是活着,可能也会成为植物人。
   

copyright © 2000-2015 www.hlbrdaily.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备09000290号
本网站所刊登的呼伦贝尔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呼伦贝尔日报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设计制作:呼伦贝尔日报社新媒体发展中心  Email:hlbrdaily@163.com 百姓生活广告部电话:8308167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