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间:19-10-10  浏览:(101)
    “学习强国”学分过万是怎样“炼”成的?
    金秋时节,鄂伦春旗阿里河民族特殊教育学校校长丁丽以10648分的总积分、十年磨剑的段位,作为内蒙古自治区学习强国学习积极分子的唯一代表前往首都北京,参加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专场文艺演出和座谈。 2014年5月22日,习总书记在上海召开外国专家座谈会上强调:中国要永远做一个学习大国! 建设学习大国是一种呼唤、一种习惯,丁丽暗下决心,要让这呼唤督促学习,要让学习成为习惯。 让每个人都养成学习的习惯,其实是不容易的一件事。学习强国这个平台频道众多,内容...[阅读全文]
  • 时间:19-10-10  浏览:(40)
    2019年8月28日18时,是一个令我余生永难忘怀的时刻。 父亲,您那与病魔抗争的坚强与乐观,对未来生活的安心与坦然,永远的刻在我们兄妹和孙辈们的记忆里,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里。 父亲,您十几岁还是个少年时,背起木箱,跟随伯父走出那片生育养育您的黄土地河北省枣强县张秀屯公社西杨兴村,来到海拉尔。您那瘦弱的身躯,每天一身疲惫,一双磨出血泡的手致使年少的您每天不能安然入睡,这一切使您深感不能一辈子靠做木匠活养家糊口。从那时起,您就利用别人休息玩耍的时间进行学习苦读,功夫不负有心人,上天给予了您最大的回...[阅读全文]
  • 时间:19-10-10  浏览:(38)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而我们同窗共寝的6位女生已经进入古稀之年。前几天同学的孙女结婚,我们6人都参加了婚礼,婚宴上快乐的老太婆打开了话匣子。 我们都是60年代末结婚的。那时候不讲装饰,讲艰苦朴素,先创业后成家。越朴素越光荣。新娘的母亲给女儿做一套新衣服就是嫁妆。而新郎则把工作服洗干净压的板板整整。裤子有裤线,上衣用一个白色假领衬着,既有气魄又有风度。当时没有财礼,婆家给新娘的离娘肉还得几家凑2斤肉票。朋友送礼是:枕巾、搪瓷盆、暖瓶等生活用品。 我在车间人缘混得不错,结婚时我师父组织大家随份子,每人...[阅读全文]
  • 时间:19-10-10  浏览:(36)
    故乡在词典上的解释是:出生地或长期生活过的地方。而对于杜甫,是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的归心似箭;对于宋之问,是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的纠结;对于余光中,是一湾浅浅的海峡对岸的大陆。故乡,这样一个复杂的词,到底是什么呢? 在莫波格的小说《柑橘与柠檬啊》中,主人公小托和大哥乔、二哥查理、心仪的姑娘茉莉在故乡一起过着温馨的生活。而当生活遇到困境时,他们就唱起一首名叫《柑橘与柠檬啊》的歌。后来查理和小托应征入伍,为了保护弟弟和其他人的生命,查理违抗了军令,被军事法庭蛮横地判处死刑。查理是笑着面对...[阅读全文]
  • 时间:19-10-10  浏览:(41)
    上世纪80年代的那个国庆节让我终生难忘,我体会到的不仅是伟大祖国的强盛,还有深深的父爱。 那年我当兵在部队,一次在连队训练,我不小心摔伤,小腿骨折。住院无聊时就写信把这事告诉给了家里。父亲接到信放心不下,买了车票拿着信封就来到我当兵的城市。可下车以后,却怎么也找不到信封了,部队的代号也没有记住。那天正是国庆节当天,车站里人流不断,父亲就在车站打听部队,可那座城市的驻军有好几个呢,怎么也问不出个头绪。 天黑下来,父亲依然四顾茫然。最后不得不在候车大厅待了一宿。第二天,望着那个偌大的城市,父亲哭了。...[阅读全文]
  • 时间:19-10-10  浏览:(38)
    开学后孩子上高二了,主动交出了自己的手机,说告别游戏不再用手机了,一心备考。 我想起了他小时候某年开学前,他说妈妈,怎么暑假过得这么快啊,感觉才歇几天,又要开学了。我看着一个暑假已经长胖的孩子,笑着说:快乐的日子都是短暂的,我们都要回到生活的流水线上。就像天亮了,我们都要起床一样,你上学学习知识,我上班干活,上班我也觉得慢。 孩子说:上学也难熬啊,努力学习了,每次考试考分却不能到前三,得不到表扬,觉得时间很慢。妈妈,您小时候觉得上学开心还是放假开心。我摸摸他的头,说那时候我倒希望不放暑假。 孩子...[阅读全文]
  • 时间:19-10-10  浏览:(36)
    以前我最讨厌的家务就是刷碗。 每次一想到刷碗,我就会想各种办法逃避。要么跟家人换一种扫地、擦桌子之类的家务,要么找借口去图书馆或是跟同学聚会或是不在家吃饭,这样我就可以堂而皇之地不用刷碗。但当我实在无法躲避,不得不刷碗时,又只能硬着头皮赶鸭子上架。然而在日复一日刷碗的磨练中,我却发现了刷碗的门道和乐趣。 先将未沾油的碗筷器皿归为一叠,用第一盆清水冲洗后,摆放整齐,另一类油碗、油锅用第一步的水初步洗净。然后用洗碗布打洗洁精,擦拭所有厨具,先碗筷,再锅盆。用第二盆水统一冲洗泡沫,倒掉后再用流水彻底清...[阅读全文]
  • 时间:19-09-05  浏览:(78)
    一辈子做小事 一生做好事
    笔者的爱人与姨母 姨母幸福的晚年 柏青 文/图 姨母苏荣,82岁,达斡尔族人,达斡尔族人称德都沁,汉语译为姓德。与岳母是两姨姐妹,故为爱人的姨母,从小习惯并喜欢大家庭生活的老姐俩,像亲姐妹一样相互关爱,走动频繁,孩子们自然也便来往亲密。 初次见到姨母是上世纪70年代我在海拉尔蒙师读书时,当时的女友现在的爱人带我去姨母家,姨母当时在呼伦贝尔盟直一个机关的办公室工作。她们家住在呼伦贝尔盟广播电台后院家属院的一间小平房里,和当时的双职工家庭一样,她们与一双儿女,一家四...[阅读全文]
  • 时间:19-08-22  浏览:(99)
    一份穿越历史的特殊乡情
    于雪梅 他是1998年发动所在集团驻京单位向遭受洪灾的阿荣旗捐助10万元及大批赈灾物资的领头人;他是2002年王杰广场落成前夕阿荣旗恳请军委迟浩田副主席题词的牵线人;他是2018年北京知青下乡50周年460余知青及友人在阿荣旗建知青石植知青林的发起组织人。他是北京知青林小仲。 1968年9月,18岁的林小仲意气风发,带着他们那一代人的报国理想挤上了北去的列车,与千余名北京知青一起奔向了大兴安岭脚下那片黑土地,直到27岁返城,把人生最美的青春年华都献给了阿荣旗图布新公社兴旺大队。 2019年...[阅读全文]
  • 时间:19-08-22  浏览:(92)
    董贵 得知邻居大娘住院了,我前去探望,老人家已经不能起床了,但神志很清醒,她很伤感地说自己不行了。我宽慰她说:您快点好起来,回家给我炒菜,我想去喝酒呢。老人家叹了口气,眼泪慢慢地流了下来。 我们两家是很久以前的老邻居,那时候我们都住在家属房,是平房。她家在西头,我家在东头。我们两家都是爸爸工作,妈妈在家操持一家人的衣食住行。她家有5个孩子,我家有6个孩子。那时候生活很简单,没有电视,走家串户是我们日常生活的主要内容。除了我的两个哥哥大一点,我们都差不多年纪,所以经常在一块玩。一会聚到她家,一会跑...[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