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拉尔风云录(1732-1932)【连载】

发布者:徐晨光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19-03-16 12:35:45

崔广域

(接上期)九、呼伦贝尔历史经济状况

呼伦贝尔地域辽阔,水草丰美,是游牧民族世代居住的好地方。从何时这里有游牧民族居住,还无从可考。从出土的文物看,远在八九千年前石器时代,这里就有人类生活,繁衍生息。根据资料记载,鲜卑人是从这里发展起来入主中原的第一个少数民族。这个民族从大鲜卑山走入呼伦贝尔草原过游牧生活,后来得以发展壮大。此后这里的游牧民族此伏彼起,你来他往,直到清雍正年间建城后,这里的游牧民族世代居住,“驻牧”边防,守卫祖国的北大门,与沙皇俄国不断地进行斗争,为国立下了显赫的战功。但他们也多次遭受沙皇军队的侵害,1900年和1929年两次大劫难。光绪三十三年副都统一份上报材料中说:“庚子之变丧失牲畜不下数十万”。先后两次大小牲畜被沙俄和苏联掠走。不仅如此,几次大的天灾损失也十分惨重,1930年特大雪灾羊死亡三万多,其他牲畜死亡无法统计。1931年班禅来海拉尔讲经,又使牧民遭受了一次“大灾”,几万牲畜被赶走。勤劳的牧民他们虽然一次一次地遭受重大损失,但是,他们还是一次又一次地发展畜牧业,几年、十几年的时间又发展起来。

清末和民国时期的呼伦贝尔地域是指今天呼伦贝尔岭西这片土地。当时人们用这样一些语言形容呼伦贝尔富饶情况:“地大物博”、“遍地黄金”。地域辽阔,人口稀少。当时已知的金矿、煤矿等地下资源极为丰富。地上森林真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水草丰美,畜牧业非常发达。形容野生动物和飞禽之多是“棒打獐子瓢舀鱼,野禽落在饭锅里”,这是对富饶的呼伦贝尔真实写照。牧民本来就在外面做饭,野鸡之类的飞禽落在饭锅里并不夸张。

(一)人口状况

呼伦贝尔地广人稀,加之又以游牧为主,人口数量很少统计。不同历史时期,不同范围的统计数字如下,从中可见历史人口状况。

1808年呼伦贝尔4769户,29173人。

1906年统计新旧街总计5000人。

1910年呼伦贝尔总人口约50000人。

1912年统计新旧街人口7149人。

1916年统计呼伦县辖境内,蒙古族状况是:男13187人,女14475人,总计27662人。

1922年统计新旧街总计10488人。

1927年统计新旧街总计14000人,其中俄国人占三分之一,蒙古人数十人,其余为汉人。

1934年二月兴安北省统计全省42900人。

1935年六月兴安北省统计全省43066人。

呼伦贝尔人口增长很慢,以海拉尔(新旧街)为例:1906年已有5000人左右,但到1949年还不足30000人。呼伦贝尔其余地区人口增长更为缓慢。正因为人口稀少,地域辽阔,地上地下资源财富非常丰富,所以沙皇俄国千方百计想把呼伦贝尔并入俄国版图。早在1893年2月13日七等文官彼得·巴德玛耶夫在给亚历山大三世的关于俄国在东方政治任务的奏疏中说:“自古以来,蒙古人就居住在贝加尔湖沿岸地区……南方和西方与荒凉的草原相接,在北方毗连没有人烟的冻土带,在东方靠着一望无边的林海,因而有非常秀丽的群山、河谷、山峡和平原。而且矿藏丰富,动植物种类繁多。此外,它又是北洋(北冰洋)和东洋(太平洋)大江大河的源头”。

从巴德玛耶夫这段话中我们清楚地了解到这个“中国通”十分了解蒙古和东北地区的一切情况,不单是了解呼伦贝尔的资源。所以他还说:“出现将蒙古、西藏、中国东方并入俄国的可能”。

巴德玛耶夫这段话也道出了当初蒙古人居住的地域之辽阔不止是今天这个范围。原本就是蒙古人家乡的地方——贝加尔湖,被沙俄强占了去。掠走财富之多更是无法统计。

(二)农业状况

呼伦贝尔有大兴安岭原始森林,是历史上游猎民族的好居处。呼伦贝尔大草原是游牧民族的历史摇篮,鲜卑人、契丹人、蒙古人都是在这里发展起来的。由于历史上畜牧业特别发达,这里的农业就没有发展起来,农牧业的发展矛盾到近代才得以基本解决。

①土地开垦

在几千年的历史发展中,许多统治者也多次企图开发呼伦贝尔农业。人不能不吃粮食,不种地生存就有一定的困难。从游牧时代过渡到农业时代,完成这一历史进化,在呼伦贝尔是近代的事,或者说是现代的事,这一过渡时期是比较漫长的。根据《旧唐书·室韦传》中记载“剡木为犁,人挽以耕”,室韦部在此居住时除了发展畜牧业外,已开始发展农业,种植作物。《辽史食货志》记载:太宗会同初年(公元937年)命瓯昆石烈居之,盖以海勒水(今海拉尔河)之善地为农田。开发土地播种作物。《蒙古简史》记载金元时期,“农业在蒙古地区尚不普遍,只有少数部落有农业”。《元史》中有“岭北行省屯田”、“和林屯田”等记载。《明实录》中记载永乐三年(公元1405年)十月设海拉尔千户所,也实行“屯田制”。《清实录》中记载:雍正十年(公元1732年)索伦总管博尔本察等奏称:“呼伦贝尔等处今岁所种地亩,因旱欠收”。清帝要求从齐齐哈尔、墨尔根等处选派懂得耕作的人,国家给钱粮,来年再赴呼伦贝尔开荒种地。中东铁路修筑后,俄国有人来这里开荒种地。山东、河北、山西来的农民在这里开荒种地的也有。民国时期也几度“招垦”,专设“边垦局”开发农业。总之,几千年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很多人都想在这里开发农业,一直也没有发展起来,都是忽种忽弃,主要是因为天旱少雨,或霜降太早,收成不好。地处边疆,气候严寒,汉族人很少到这里来。索伦、蒙古等少数民族不懂耕种,素以畜牧业为主。所以农业一直是很落后,居民食用粮食从俄罗斯,东北各地运来。从史料记载中可看出,清朝统治时期,俄国人越界开荒种地的人很多,到了“屡禁不止”地步。这也说明这里不是不适宜农业发展,不能开荒种地,而是没有很好地利用这里的自然条件,种植一些适合的作物,利用好这里的自然条件会获得丰收的。

从光绪三十三年副都统的一份上报文书中,可以看出当时的农业发展情况。“内外八旗驻防习俗与外蒙比类相同,均依游牧为生,向无农田民垦之地。近来旗内索伦、达斡尔偶有耕种者,率不过几亩几垧“忽种忽弃”。“业经咨准出示招领,但荒寒之区,富民观望不前,穷寒乏力前来”。可见开发呼伦贝尔农业也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下面摘录几段有关文字供参考。

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呼伦贝尔副都统在一份报告中说:“庚子乱后,俄人越界挖矿、垦田,自海拉尔河至勒克河一带,数年间搭盖窝棚300处,蒙古包5架,男女1500余口,开垦荒甸十二段,约耕熟地一万余垧。”

民国12年(1923年),海拉尔车站租种菜园20垧(俄垧)生产蔬菜供职工用。呼伦县垦菜地1800余亩,种有大麦、小麦、苓当麦,每垧可收5-6石。呼伦县境内沿铁路线开荒较多,扎罗木得有地38公顷;牙克石有地770公顷;免渡河一带有地330公顷。

民国16年统计(1927年),海拉尔有耕地1650亩、哈克150亩、扎罗木得450亩,种蔬菜占50%,马铃薯占30%,粮食其他作物占20%。

民国19年(1930年)统计,海拉尔耕地2700余亩,有农户250户。1931—1932年间害怕战争,大部分农民逃回老家山东、河北,耕地明显减少。

呼伦贝尔耕地资料不多,全境数字很少。耕地主要是铁路沿线,再就是边境卡伦的兵士有少量的耕种。

从上述不完全的统计报告中,可看出呼伦贝尔农业发展的一般情况。

②渔业资源开发情况

副都统公署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呼伦泡周环二百余里,水极浅,产鲤鱼,视旱涝为涨落。西入一河为克鲁伦河,东北流入一小河口乌尔逊河,此二河时常涸竭发水有鱼。南距贝尔泡二百余里,此泡周径一百余里,水甚深,产鲤鱼居多,此泡半属喀尔喀界,鄂尔顺河由贝尔泡流注呼伦泡。秋季流澌以前,则鱼溯流南下,每拥于河湾挤集十数日则皆入泡。由鄂尔顺河西注一泡名曰乌兰诺尔泡周二十来里,水浅产鲤鱼、鲫鱼。贝尔泡东入喀尔喀河。海拉尔河产鳑头鱼、鲤鱼、鲫鱼、鲶鱼、细鳞鱼、鳟鱼。傍河小泡亦产鱼。海拉尔河北约二十余里库库诺尔泡周围二十余里,产鲤鱼、鲫鱼。伊敏河、根河、乌奴尔河产鱼稀少。海拉尔河附近铁路变乱以后,俄人占踞,几同已有,兼至鄂尔顺河强行取鱼。蒙人风俗迷信异常,以捕鱼为不祥。视捕鱼人为仇敌,坚执迷团。”本处渔业难以提倡。到20年代捕鱼人开始多起来,大都是汉人。贝尔泡常发生外蒙古军队与呼伦贝尔捕鱼人冲突,枪杀我方捕鱼人。

③林业资源开发情况

呼伦贝尔的大兴安岭森林资源今人已十分清楚。在清末虽然只有部分(岭东为布特哈)也是相当可观了。副都统在一份报告中说:“属境内林木长约八九百里,宽数十里不等。遍产松杨柳柞黑白桦。松木堪作栋梁,板片俄人做道方、建洋房材料……烧炭等之用”。

“兴安岭迤西之大麓自海拉尔河南岸札拉莫台起,至喀尔喀河东岸,约有四百余里,广约十数里不等,遍产沙松,间有桦杨等树,土人及商民用以盖房兼做劈柴。那罕台沙岗在呼伦贝尔公署迤西相距一百七八十里,纵约四十余里,横约十数里不等,遍产沙松。铁轨贯通其间,所有良材美质,全被俄人砍伐殆尽。惟余湾曲不材堪供劈柴”。

沙松即今天人们常说的樟子松。惟海拉尔西山还保留一点“标本”。由海拉尔去满洲里沿途两边望去,沙丘起伏,独不见沙松。只有到赫尔洪得与嵯岗间偶尔还能见到几棵孤树,它们是沙俄破坏性采伐沙松的“鉴证人”,“幸存者”。

清末民国初期,呼伦贝尔有四大森林采伐公司,其中三个在呼伦县境内。据当时统计呼伦县(西起赫尔洪得车站,东至大兴安岭车站,南起索岳尔济山,北至根河南岸)林地面积2万平方公里。落叶松约占80%,其次是樟子松、白桦、黑桦、白杨、杉木、榆木、银松、柳木等。

附:

①乌尔其罕河林场

始建于民国三年(1914),俄国商人倭伦错夫兄弟创办。1928年黑龙江省政府加资本,改为双方合办。其后蒙政部铁道总局又投入资本,形成三方合办,故改称“中东海蒙林业公司”。该公司在牙克石车站东北,海拉尔河及其支流一带。主要产品有:木方、电杆、枕木、小元木、支柱、桥用元木等。该公司既有放木筏港湾,又有出河贮木场。有7.5公里铁路与中东路相接。公路、电话直通林场账房,是当时设备比较好的公司。

②牙多尔斯喀牙林场

这是倭伦错夫兄弟创办的第二个林场。位于海拉尔车站东南约160-170公里处,伊敏河上游及其支流红果勒金河流域。也是民国三年创建。从创建的1914年和1927年几次停业。总采伐量约为枕木40万根,方木约3万根,支柱约为20万根,木材43700多立方米。运输木材主要是靠放排,木材顺伊敏河水流至海拉尔出河。该林场设备较乌尔其罕河林场差些。

③扎免公司林场

由俄商谢夫谦克创办于民国三年(1914),位于伊列克得车站东北40多公里处。林场产品与倭伦错夫兄弟公司基本相同。产品从兴安岭、伊列克得、霍尔果(兴安沟)、乌奴耳、免渡河等车站运出。1922年6月25日,中、日、俄三国代表签订《扎免采木公司》合同,共同承办该公司。采伐面积1.7万平方公里。住房和营业用房5000多平方米,建两条总长62公里的森林铁路。据不完全统计:1923年采伐3.6万立方米;1924年采伐4.0万立方米;1925年采伐1.3万立方米;1926年采伐1.7万立方米。

由于实行掠夺性采伐,林场周围成材砍伐殆尽,所以后几年产量减少是很自然的。到1932年以后,日本侵略军占领了呼伦贝尔,出于战争的需要,增建了森林铁路,加强外运。夏季利用河水流放木材,冬季组织马车、汽车拉运。15个作业区同时采伐,年采伐木材约10万立方米。大兴安岭原始森林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沙俄侵略者与日本侵略者没有区别,他们都是为了掠夺财富而来。

④野生动物

据光绪末年副都统上报资料记载:兴安岭山谷幽深,适宜各种野兽繁殖。山林中有虎、豹、熊、獐、鹿、四不象、火狐、貉子、狼、野猪、猞猁、灰鼠、獾子、水獭、旱獭、犴达罕、盘羊、黄鼠狼、黄羊、狍子、天马兔、沙狐狸等。水獭产于札敦河、乌讷尔河,黄羊、狼、旱獭、狐狸等产在平原。野生动物中唯有虎、豹、熊、猞猁、獐子、四不象、盘羊等为稀少。黄羊、兔、沙狐狸、灰鼠为最多。早年这些野兽离城不远地方均可看见,自东清铁路修筑以后,大多数野兽被惊远窜,日见稀少。以捕牲为业的猎民也常常不得收获。

野生动物的毛皮是呼伦贝尔的重要资源,如旱獭和各种野鼠等出口欧美市场换取大量外汇。

(三)畜牧业状况

清末民国初年呼伦贝尔的畜牧业非常发达,尽管1900年沙俄从呼伦贝尔掠走牲畜数十万头只。但到光绪三十三年呼伦贝尔的统计仍然令人十分高兴。庚子之乱的重大损失已经得到了恢复。为了能使读者清楚了解当时的情况,即各类牲畜数量,特别是各旗牲畜数量及划界放牧情况,将当时的统计数字照录,加标点(附本节之后),从中可了解当时各旗畜牧业发展状况,与当时的人口相比畜牧业是相当不错的。

呼伦贝尔的畜牧业在20年代末、30年代初连遭几次重大“灾害”。1929年“中东路事件”时被苏联人掠走数万牲畜,1930年遭受特大雪灾,损失数万,其中羊3万多只,1931年班禅来牧区讲经,牧民“孝敬”他上万只大小牲畜。尽管如此,从出口皮毛数量看畜牧业仍然是重要产业之一。

根据1931年海拉尔市政公所统计;洗净羊毛52985普特;未洗羊毛792普特;骆驼毛1048普特;牛皮3591张;马皮5269张;仔马皮6813张;羊皮(带毛)71753张,(无毛)19019张;山羊皮1180张;羊羔皮72651张。野生动物出口数量比较大的有狐皮2349张;粟鼠皮24696张;兔皮2619张;旱獭皮10025张;其次还有马毛、鬃、尾297普特;羊肠634普特。另外出口牛5000头;马3000匹;羊出口10000只。

综观畜牧业发展历史,是呼伦贝尔经济重要组成部分,出口创汇主要是靠畜牧业和畜产品。

附:

各旗统计数字表

一、索伦左翼旗(光绪三十三年)

儿骟马总数:14979匹;骒马总数:22750匹;二三岁马驹:24017匹;犍牤牛总数:8705条;乳牛总数:7653条;二三岁牛犊:9959条;牡骆驼总数:148条;牝驼总数:317条;二三岁驼驹:104条;公羝羊总数:70061只;母羊总数:152634只;羊羔总数 66463只;公膻羊总数:1210只;母膻羊总数:2617只;膻羊羔共:2158只。

以上大小马共61746匹;大小牛26317条;大小骆驼共569条;大小羊289158只;大小膻羊5985只。

二、索伦右翼旗(光绪三十三年)

儿骟马总数:1238匹;骒马总数:1990匹;二三岁马驹:1697匹;犍牤牛总数:1395条;乳牛总数:1349条;二三岁牛犊:1668条;牡骆驼总数:14条;牝驼总数:20条;驼驹:2条;公羝羊总数:4940只;母羊总数:15732只;羊羔总数:7354只;公膻羊总数:575只;母膻羊总数:2774只;膻羊羔共:1479只。

以上大小马共4925匹;大小牛共4412条;大小骆驼36条;大小羊28026只;大小膻羊4828只。

三、新巴尔虎左翼旗(光绪三十三年)

儿骟马总数:16474匹;骒马总数:17633匹;二三岁马驹:30972匹;犍牤牛总数:14176条;乳牛总数:14139条;二三岁牛犊:25602条;牡骆驼总数:646条;牝驼总数:1005条;二三岁驼驹:1411条;公羝羊总数:178859只;母羊总数:288153只;羊羔总数:195276只;公膻羊总数:5895只;母膻羊总数:9039只;膻羊羔共:6058只。

以上大小马共65079匹;大小牛共53887条;大小骆驼共3062条;大小羊662288只;大小膻羊20992只。

四、新巴尔虎右翼旗(光绪三十三年)

儿骟马总数:7489匹;骒马总数:11346匹;二三岁马驹:16510匹;犍牤牛总数:8866条;乳牛总数:10277条;二三岁牛犊:17219条;牡骆驼总数:884条;牝驼总数:1908条;二三岁驼驹:2494条;公羝羊总数:105000只;母羊总数:199364只;羊羔总数:113951只;公膻羊总数:3131只;母膻羊总数:10218只;膻羊羔共:6053只;

以上大小马共35346匹;大小牛共36362条;大小骆驼共5286条;大小羊417955只;大小膻羊共19402只。

五、额鲁特旗(光绪三十三年)

儿骟马总数:415匹;骒马总数:427匹;二三岁马驹:465匹;犍牤牛总数:569条;乳牛总数:467条;二三岁牛犊:648条;牡骆驼总数:14条;牝驼总数:34条;二三岁驼驹:10条;公羝羊总数:460只;母羊总数:4093只;羊羔总数:1871只;公膻羊总数:77只;母膻羊总数:483只;膻羊羔共:283只。

以上大小马共1307匹;大小牛共1684条;大小骆驼共58条;大小羊6424只;大小膻羊840只。

六、街商各铺(光绪三十三年)

儿骟马总数:1445匹;骒马总数:528匹;二三岁马驹:437匹;犍牤牛总数:1359条;乳牛总数:287条;二三岁牛犊:90条;公羝羊总数:1400只;母羊总数:2145只;羊羔总数:190只;膻羊共:13只。

以上大小马共2410匹;大小牛1726条;大小羊共3735只;大小膻羊13只。

呼伦贝尔副都统所属原以“索伦达呼尔、新陈巴尔虎、额鲁特人等编设。五翼内外八旗均以游牧为主。人口大约5万人左右,而牲畜(包括街商)总数是:马178013匹;牛124398条;骆驼9011条;羊1407586只;膻羊52060只。

更正

因本版编辑、责校工作疏忽,导致3月6日刊发的《海拉尔风云录(1732-1932)》中,图片说明错写为1990年八国联军天津大沽口登陆的情行,特向本文读者表示深深的歉意。该图片说明应为1900年八国联军天津大沽口登陆的情形,特此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