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狗那些事儿

李清灵

发布者:Chenguang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20-05-18 09:38:09

近些年,有关忠犬的影片一波一波地热映,既赚足了人们的眼泪,也撑肥了制片人的腰包。而宠物狗的豢养更成为一种时尚,仿佛不养只名犬,就与现代生活相隔离,就不够有爱心不够高格。品类繁多的宠物狗们于是开始“登堂入室”,名正言顺地成为家庭的一员。人们对狗的赞誉也泛滥开来,更有甚者,狗的地位凌驾于家庭成员之上,狗儿子,“狗伴侣”的称谓,屡见不鲜。

狗是人类毋庸置疑的最亲近的朋友,每一个人总会或多或少与狗有过交集、纠葛、缠绵。

记忆最深的几条狗,在思维的深狭之处汪汪而吠,跃跃然做期待状,我知道是时候给它们描摹画像了。

三十多年前的小城,还没有林立的高楼,几乎家家都有独立的小院,在院落中垒一狗窝,人狗相近而不相亵,便成为寻常百姓家的风景。

我待字闺中之时,目睹耳闻了狗类的爱情圣战。我听见了几只雄犬爱情争夺战的号角,看见了喋血,死亡和痴缠不舍。

那时,家里养着一条大狗,黑色的皮毛像丝绸一样柔顺亮泽,两只耳朵神气活现地支着,很是威武雄壮。据说它的父亲是德国牧羊犬。它眼神纯净,很少向主人巴结谄媚,充分保持着它骄傲的“狗格”。因其体色俊美神情倨傲,故而名之曰“黑虎”。它很年轻,它被铁链子固定在狭小的空间,它的世界干净而纯粹。只是和周围几家的狗遥声呼应,偶尔也有人家散养的狗在院门外和它打几声招呼。那时东邻有一条娇小可爱的母狗,前院还有一条模样很和顺的黄狗,它们是散放的,有时和我们的黑虎隔着栅栏进行语言交流。而后院有几条狗我就不清楚了,只知道狗吠连连时,那喧嚷之声蔚为壮观。

有一天清晨,我被一阵阵疯狂的狗吠声叫醒,听见后院传来高低起伏,或尖厉或粗犷的吠声。里面夹杂着愤怒、警告、抗议。还有狗们奔跑的声音,反扑的声音以及撕扯的声音。然后就听见人们说,是雄狗们在夺爱,它们心仪的对象是东邻的小母狗。

狗吠声潮汐般地涌进院子,我们家的黑虎惊马一样地癫狂了。它拼命地狂吠着,身体向前一纵一纵,把束缚它的铁链挣得紧绷绷的。它像一个真正的斗士,必须要参与这场战争,否则它宁愿去死。我哥哥不知出于什么想法,是让年轻的它有所历练,还是对它的体格过于自信,就解下了铁链,任它风驰电掣地卷入了那场斗争。杀气作阵云,犬吠惊耳鼓。

在一片更加壮观的狗吠声中,我们年轻的黑虎付出了代价。它的左耳被咬去了半只,鲜血淋淋漓漓地洒了一路。单纯而不谙世事的它满眼凄惶地回到了家,痛苦地哀鸣着。它耳朵的血管被咬断了,为了止血,哥哥用了土方法,拿一根烧红的木棒烫灼它的创口以使之弥合。我们闻见了皮肉烧焦的味道,听见它发自灵魂深处的哀嚎。我的小侄女因为心疼哭得几近抽搐。我看见前院那只和顺的黄狗在周围踯躅,眼神里含着深深的悲悯。

此后的黑虎安静了,也沉默了。它尽管有着强壮的体魄和优秀的基因,但是没有经历过科学训练,它就只能成为一只安分守己的看家狗,在日复一日的单调中消磨掉它的血性与勇敢。也许在它的一生中,那一场铩羽而归的争斗是它仅有的一次光荣吧。而后不久,那只让男狗们为之疯狂的小母狗死去了,它的尸体蜷缩在胡同尽头的垃圾堆上。那只和顺的黄狗又出现了,它蹲伏着,低低地嗅着小母狗的尸身。

另一只狗的记忆并不怎么美好,因为那是一只彻头彻尾的赖皮狗。

那是爱人领回的一只狗,尽管被豢养着,却又被家人深深地嫌厌着。

它的毛是半脱半落的,露出粉红色的皮肉,像是患了斑秃。它的叫声是断断续续时高时低的“嗷嗷”声,不嘹亮也不透彻,像被勒住了脖子,生命垂危时无奈的挣扎。在有来客的情况下,它低低地“嗷嗷”两嗓子,如果被呵斥了,就夹着尾巴蹲在狗窝旁,低垂的眼睛畏怯地向上翻,虽说是畏怯的眼神,却又是不怀好意的,似乎在寻找着时机抽冷子恶狠狠地咬上你一口。尽管这样的机会它永远也没有寻来。

它会在你午休或者夜睡时,神经质地叫唤,声音有一搭没一搭,忽高忽低,拧拧歪歪,赖声赖气。等你出去呵斥它时,它大惊小怪地喘息,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更为可恶的是,它会故意地掀了狗食盆,然后自申自诉似地恶巴巴地叫。有一次爱人的一件浅灰色的毛坎肩被风从晾衣杆上吹落,它又咬又拽,给糟蹋得千疮百孔。后来它走丢了,别人家的狗走丢,主人都会伤感一阵子,我们全家却如释重负。

时过境迁,现在回忆起这只狗,却不由得想,它是因为赖皮而被人嫌厌呢,还是因为被人嫌厌而变赖皮的呢?它撕咬毛坎肩时,心里一定装着刻骨的仇恨吧。在它的成长历程中,也许出现过让它变赖的诱因。我们对它,终归还是不够善良。

另外一只狗的出现,使我成为一个狗肉禁食者,非常坚定的禁食者。

我没有见过比它更温柔更慈爱的狗。它披着柔顺的金黄色的毛发,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饱含着恬静,温暖与柔情蜜意。

它是一条人格化的狗。

有关它的细节在岁月的剥蚀下都淡褪了,只有一个片断在记忆中永远定格。

仲夏的午后,宁静的小院落。波斯菊在墙边寂寞地盛开,女儿躺在婴儿车里,白嫩如藕的四肢不规律地晃动着,车上的风铃忽忽微微地吟唱,女儿时而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而那只漂亮的黄狗,前肢直立,像人一样安详地坐在婴儿车旁,水润的双眸里满溢着母性的光辉。

唯美的画风里,氤氲着至善至纯的水汽,润泽着我们在俗世生活中日渐干瘪的情感。从此,我相信,无论这个世界的真相是什么,它总有让我们生生不息的理由,总有无数个不同物种之间的交流与碰撞,参与着生命的进程。

这只美丽的狗,后来莫名地失踪了。失踪后面的故事是不言而喻的。有许多嗜食狗肉的人以捕杀别人家的狗为能事,他们以为自己食用的不过是香喷喷的狗肉,却从没顾念,狗既然以全部的情感与智力参与了人的生活,它们其实已经是家庭的一份子。这些人捕杀了乡邻的“家人”,用姜桂葱蒜和烈焰文火把它们烹调成下酒菜。他们未必不知狗是人类的朋友,口腹之欲却轻易地击碎了这个脆弱的意识。

这是渗入到我生命中的几条狗的故事,我们总是高歌吟唱着狗做为人类朋友的忠诚,而这份忠诚又往往是单向的,是以一方的牺牲为筹码和代价的。真正的爱犬也不应该是一厢情愿的宠与护,而应是以尊重为前提的平等与大爱。无论是人与狗,抑或人与人,人与自然。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我喜欢这首诗的空旷寂寥以及犬吠营造的融融暖意。也许,狺狺犬吠之声恰是对自大人类的一种唤醒。


上一篇:[百姓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