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间:20-05-22  浏览:(91)
    熔铁出山 徐占江 蒙兀室韦人南迁到以海拉尔河和呼伦湖为中心的呼伦贝尔草原,开始了与山林不同的生活。他们在呼伦贝尔草原开创了属于自己的草原文化。 蒙兀室韦人在额尔古纳河中、下游东岸的山林中生活了千百年。大约在公元七八世纪,蒙兀室韦部落在首领孛儿帖·赤那带领下,南迁到以腾汲思海(呼伦湖)为中心的呼伦贝尔草原,后又迁到不峏罕·合勒敦山。在《蒙古秘史》中记述:“成吉思汗的祖先是承受天命而生的孛儿帖·赤那,他和妻子豁埃·马阑勒一同渡过腾汲思海子来到斡难河源头的不峏罕·合勒敦山前住下,生下个儿子名为巴塔赤罕...[阅读全文]
  • 时间:20-05-09  浏览:(215)
    勒勒车是牧人企盼牲畜繁殖的福音、它装载着牧民们的幸福和吉祥。在那达慕大会或庙会上交易时,勒勒车的吱吱声带来的是牧人的喜悦;在婚嫁喜宴时,亲朋好友坐着装饰得五彩缤纷的勒勒车来祝贺,欢声笑语洒满整个草原。 勒勒车又名大辘轳车、罗罗车、牛牛车,是蒙古族使用的传统交通运输工具,也是为适应北方草原的自然环境和蒙古族生活习惯而制造的一种交通工具,现在东乌珠穆沁旗及其周边地区依然可见。 勒勒车常以草原上常见的桦木制作,双轮轮高约1.4米。其特点是车轮大车身小,结构简单,使用方便,适于草地、雪地、沼泽和沙漠地带...[阅读全文]
  • 时间:20-05-09  浏览:(111)
    蒙兀室韦人没有文字,他们在森林中渡过的漫长岁月没有专门的记载,但从考古成果和史籍片断的记载中,为我们勾勒出了蒙兀室韦人森林岁月的生产生活状态。 游猎:蒙兀室韦人生活在大兴安岭的山林中进行游猎,生产狩猎工具主要是地箭、角弓、扎枪、渔叉、渔网,猎获物主要是鹿、獐、狍、熊、狐、貂、貉、獭、青鼠、灰鼠、野猪和鱼类。当猎获物不足时,野菜、野果的采集也是一种重要的食品来源。他们以猎获的动物“食其肉、衣其皮”。主要食品是鹿、狍、獐、野猪、灰鼠等肉类,吃法主要是煮或烧或烤。 服饰:蒙兀室韦人在大山里皆以兽皮为衣...[阅读全文]
  • 时间:20-04-23  浏览:(196)
    对于一个家族来说,结婚是一大喜事。结婚就是两个家庭变成一个家庭。鄂伦春族的婚俗,在我国56个民族中可谓独具特色。 巍巍兴安岭的青山绿水间,一场别开生面的民俗婚礼,演绎了勤劳勇敢、崇尚自然、自强不息、豁达开放的鄂伦春民族的精神内涵。 鄂伦春族非常注重婚礼,赋予婚礼以美好的祝愿和期盼。鄂伦春族的婚礼是狂欢,是浪漫美好的。很早以前,鄂伦春族就实行严格的一夫一妻制,从婚姻的缔结到成婚有着一套完整的禁忌习俗和礼仪程序,既受社会习惯法的约束和限制,又具有浓烈的原始浪漫主义色彩。 在鄂伦春人的婚姻制度中,保持...[阅读全文]
  • 时间:20-04-23  浏览:(214)
    水草丰美的呼伦贝尔草原,是蒙古民族的发源地,在古今中外的史籍中,均有这种记载。 “蒙古”这个名称,最早见于我国唐代的记载。《旧唐书》称之为“蒙兀室韦”。8世纪以前,“蒙兀室韦”曾在额尔古纳河东岸的峡谷地带的幽深密林里以狩猎和牧畜为生。 著名蒙元史学者亦邻真先生在20世纪60年代就曾提出:“蒙古民族的名称起源于蒙古地区东北部的一个唐代室韦—达怛部落—蒙兀室韦。‘蒙兀’是蒙古一名的最早的汉文译写,见于我国历史文献《旧唐书》。《旧唐书》说:望建河(额尔古纳河)‘东经蒙兀室韦之北’。《旧唐书》所依据的材...[阅读全文]
  • 时间:20-04-18  浏览:(229)
    曲棍球, 在达斡尔族有较长的历史, 是民间喜爱的传统体育项目。 冬春之际, 组成两队在宽敞的平地上对打, 各有一个球门, 以进球多少论胜负。 曲棍球赛在民间非常热闹, 观众甚多。 达斡尔族继承了大部分的契丹民族文化,其中就包括了曲棍球这项体育运动。那时候曲棍球还不叫这个名字,但是运动方法、规则与现代曲棍球运动大致相同。达斡尔族也是中国唯一一个延续这项运动的民族,是达斡尔族文化的宝贵遗产。 曲棍球是达斡尔族传统体育活动中历史最悠久,开展最广泛,独具特色的运动项目,相传是辽代契丹人“击鞠”运动的继承...[阅读全文]
  • 时间:20-04-18  浏览:(136)
    称雄北方草原的契丹人建立的辽朝,在呼伦贝尔草原统治了208年之后,又被其属部女真人赶了出去。公元1115年,女真完颜部首领阿骨打率领女真各部战败辽军,即皇帝位,1117年建元天辅,国号“金”,1122年改国号为“大金”。金朝历时119年,与宋朝(南宋)相对峙,是我国历史上第三次南北朝时期。 女真人世代居住在白山黑水之间,是东北古代肃慎族系后裔,其名称也是“肃慎”的音转。金国取代辽之后,原辽统治下的部族纷纷降金,不愿降金的部族也在各寻出路。一些北方草原上的部族纷纷乘机南下,占据了呼伦湖、贝尔湖、海...[阅读全文]
  • 时间:20-04-06  浏览:(73)
    在远去的贝加尔湖边,在郁郁葱葱的大兴安岭原始森林之间,在心醉神迷的呼伦贝尔大草原之上……有一个古老的传说故事,有一首动听的歌曲,散发着一个希望的呼吸。鄂温克族与自然穿越时空无言的默契、心灵的呼唤,似乎只是因生命的舞者动情的舞蹈,似乎只是因深深浅浅的绿的吸引。 古书上说:“拨野古东北五百里,六日行至其国,有树无草,但有地苔。无羊、马,国畜鹿如牛马,使鹿牵车,可乘三四人,人衣鹿皮,食地苔,其俗聚木屋”。“索伦”“通古斯”“使鹿部”都是对鄂温克族的称呼,“鄂温克”是鄂温克族的自称。在无数次的迁移中书写...[阅读全文]
  • 时间:20-04-06  浏览:(77)
    当草原上的“霸主”突厥、薛延陀、回纥、黠戛斯先后统治呼伦贝尔草原400年后,都陆续退出了呼伦贝尔。至公元九世纪末,趁唐王超衰落之机,生活在东北大地西辽河畔的鲜卑后裔契丹人开始崛起,踏上建国的征途。经过数十年打拼。终于在唐朝灭亡、中原地区进入五代十国割据混战,契丹人失去了对其的压力和束缚,迅速在蒙古草原称雄,于公元907年建国,国号“契丹”,916年始建年号,938年改国号为辽,统辖之地万里,与宋朝(北宋)相峙,是中国历史上第二个南北朝时期。直至1125年被金国所灭,经略呼伦贝尔216年。 当契丹...[阅读全文]
  • 时间:20-03-26  浏览:(88)
    电视机真正走进人们的生活,是在上世纪80年代。人们解决了吃饱饭的基本生活需要,开始逐渐关注到精神需求。那个时候,收音机还是很多人家的主要“家用电器”,很多耳熟能详的评书,也是在这个年代得到最大程度的普及。 上世纪80年代中期,黑白电视机已经逐渐开始占据收音机的位置。从开始只有一两户人家有,到家家户户都有,也就几年的时间。 那个时代的电视机已经成了一代人的回忆。作为家庭了解外面世界的一个窗口,自电视诞生至今,它给人们的生活也留下了许多不可磨灭的记忆。 30年前的大兴安岭林区,信息闭塞,生活枯燥无味...[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