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联声:用镜头记录“使鹿部”鄂温克族猎民历史

发布者:Chenguang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20-07-24 15:04:11

董联声:用镜头记录“使鹿部”鄂温克族猎民历史

90年代末期董联声在狩猎区调查采访

董联声:用镜头记录“使鹿部”鄂温克族猎民历史 

80年代制作犴皮制品的“使鹿部”鄂温克族女猎民

董联声:用镜头记录“使鹿部”鄂温克族猎民历史 

鄂温克族猎民饲养的半野生动物、“森林之舟”—驯鹿

耕耘 

董联声,不仅是“使鹿部”鄂温克族猎民民族历史调查研究者,学术研究成就成果显著,在全国学术界有着“草根学者”的美誉。而且还是一位资深的摄影爱好者,曾为呼伦贝尔市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还曾经是扎兰屯市摄影协会主席。董联声主要从事资料性摄影,拍摄了大批非常珍贵的“非遗”、民族风情类摄影资料。他对“使鹿部”鄂温克族民族历史调查、研究持续性不懈地进行了40余年,对“使鹿部”鄂温克族猎民生产、生活摄影同样进行了40余年,用镜头忠实地记录了“使鹿部”鄂温克族猎民的民族历史,留下了大批十分珍贵的影像资料。

摄影起步于上世纪70年代

上世纪70年代中期,中国还处于经济困难、物资匮乏的年代。刚刚从部队复原的董联声,对“使鹿部”鄂温克族民族历史调查、研究开始起步。资料性民俗摄影,也从这一时期开始起步。

在原额尔古纳左旗(今根河市)旗委宣传部担任新闻文艺干事的董联声,出于新闻职业的需要,开始师从于《林海日报》摄影记者王梦龄,学习黑白摄影技术,学习暗房技术。在那个困难的年月,照相机还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奢侈品,董联声没有照相机,只能偶尔借用老师王梦龄的一台135照相机,使用黑白胶卷,主要是用于新闻摄影。虽然拍摄了犹如凤毛麟角的黑白新闻图片,但在历史的长河中,如今早已散失一空。

拍摄“使鹿部”鄂温克族猎民的照片,需要到深山密林中的狩猎区,到猎民居住的“撮罗子”中去。董联声克服语言不通、交通不便、没有任何经费支撑等重重困难,跨林海、越山涧、穿小溪,穿行于原始森林中的猎民狩猎区,边进行民族历史调查、采访,边拍摄民俗资料图片。70年代末期,他花费3个月的工资,终于买了一台海鸥DF120照相机。此后,董联声更是经常奔波于林海之间、林荫小道、溪水之畔,到处留下了他调查采访、摄影拍片的辛勤脚步,留下了追求目标的汗水,也留下了一批珍贵的“使鹿部”鄂温克族猎民生产与生活的影像资料。

摄影生涯中一件终生难忘的憾事

拍摄“使鹿部”鄂温克族猎民的民俗资料图片,当然要拍摄鲜为人知的狩猎片。要拍摄狩猎片,当然要到狩猎区,跟随猎民出猎。然而,猎民并不是每天出猎,跟随猎民出猎也并不是一件容易事。

1984年的一个深冬,得知猎民拉吉米第二天要带领儿子猎熊。董联声大喜过望,借了一台135彩色照相机,花费22.5元(月工资仅33.5元)买来一卷富士彩色胶卷,步行进山。大兴安岭的12月早已是冰封雪裹,北风劲吹。原始森林中更是白雪皑皑,一阵阵北风卷起漫天雪花,白茫茫一片。在向导兼翻译的副乡长果什克的陪同下,步行几十里山路,来到密林深处的拉吉米的狩猎点。谁知在“撮罗子”里巧遇资深摄影家顾德清,他已经在狩猎区等待了半个多月,随身携带的2卷胶卷已经使用完,明天拍摄猎熊却没有了胶卷,便提出向董联声借胶卷的请求。没有料到顾德清会提出这样的问题,董联声犹豫不决。如果把胶卷借给顾德清,他便失掉了千载难逢拍摄猎民猎熊的机会。如果不借,顾德清同样失掉了难得的拍摄猎熊的天赐良机。最终,他还是忍痛将唯一的富士彩色胶卷送给了顾德清。顾德清大喜过望,回到“撮罗子”里喝了几杯白酒,还与其他几个人一一敬酒,直到酩酊大醉。

这一夜,董联声等一行人铺着熊皮,缩进狍皮被,怀着复杂而忐忑的心情睡了一夜。

第二天清晨,拉吉米带领一行人在深山密林中找寻到了黑熊猫冬的藏身山洞。而董联声几人都是第一次参加鄂温克族猎民的狩猎活动,而且是在狩猎点直接拍摄狩猎图片,这使他们十分紧张,同时也急切盼望快些开始狩猎活动,拍摄到珍贵的猎熊照片。

拉吉米父子砍来碗口粗、五六米长的一段松木杆,用砍树刀砍掉枝杈。随后,他躲在洞口几米远,架好七九快枪,几条猎犬似乎很有经验,与拉吉米一道悄悄趴在一起,没有任何声响。青年猎手哈协端起松木杆,悄悄走到洞口,将松木杆向洞里直接伸进去。只见刚刚伸进去的松木杆被推了出来,哈协又将松木杆猛地伸进去,又被推了出来。哈协不停地反复猛推松木杆,看来是意在激怒冬眠的黑熊。事后拉吉米告诉我们,冬眠的黑熊不吃不喝,在洞中靠舔熊掌渡过漫漫长冬,根本不出山洞。用松木杆捅黑熊,就是为了激怒黑熊而使黑熊出洞,然后猎杀。

突然,松木杆被猛地从洞中推出,哈协立即快步跑开。一头凶猛无比的大黑熊低吼着冲出山洞。被激怒的黑熊熊毛直立,张开血盆大口,露出锋利的牙齿四处张望。说时迟,那时快,拉吉米的枪响了,清脆的枪声在深山密林中回响,4条猎犬吼叫着冲向黑熊。顾德清迅速按动相机快门,“啪啪”地照下了这一难得的镜头。霎时间,几只猎犬扑向黑熊,不停地撕咬,凶猛无比的黑熊中枪后,失去了反抗能力,慢慢倒在血泊中,挣扎了几下便不动了。

平日难得一见的猎熊场面,顾德清拍摄了数张照片。而董联声由于没有胶卷,没能拍摄到这珍贵的猎熊照片,这也成为他摄影生涯中最大的憾事。

日积月累成为小型民俗图片资料库

董联声对“使鹿部”鄂温克族猎民民俗即民族风情摄影正式始于上世纪70年代末期,从有了自己的照相机开始,至今已经有40余年。图片涉及“使鹿部”鄂温克族猎民生产、生活各个领域,其中包括狩猎类、狩猎工具类、生活工具类、驯鹿饲养类、民族服饰类、民族饮食类等几个大类。还有大型原生态民族歌舞集《五彩敖鲁古雅》(原名《敖鲁古雅风情》)首场演出全套图片、内蒙古电视台拍摄的电视剧《森林的雾》(原名《雾啊,森林的雾》)剧照等,还有敖鲁古雅民族民俗国际研讨会、世界驯鹿养殖大会等大型活动图片,拍摄“使鹿部”鄂温克族猎民各种资料性照片5000余张,堪称小型民俗图片资料库。其中部分“非遗”图片已经无法再现,成为绝版。


上一篇:[北国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