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大兴安岭里的人们

发布者:徐晨光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19-07-04 10:25:22

 赵玉霞

公元1世纪,大兴安岭里是沸腾的岁月。

鲜卑人从大兴安岭里如火山喷发般向南、向西滚滚而去,在更广阔的农耕和草原地带,开创新的文明。

森林里猎人的眼睛是敏锐的,善于观察是他们的最大特长之一,这里是狩猎生产方式决定使然。当決定走出大山这生死攸关的大事时,一部分鲜卑人又是极度审慎的,他们需要用敏锐的眼睛冷静地观察,看他们是否值得一试。过了一段时日,他们有了答案,森林里的生活虽然艰苦,但是没有大山外边那么多的争斗;森林里的生活虽然枯燥无味,但是可以维持生计。于是,他们选择了留下。

青山依旧,河水长流。

由于鲜卑人的大量外迁,留在大兴安岭东部和北部的鲜卑人在已经显得非常宽松的空间里,生活过得倒也安稳。

果不出所料,从大兴安岭东部走出的鲜卑人的后裔在中原地带为争夺土地和人口,争先恐后地建立自己的政权时,东部鲜卑的宇文部被强大起来的慕容部击溃,不甘屈服的一部分宇文鲜卑部众又重新回到大兴安岭东部的鲜卑山和乌桓山的故乡,同那里的同族同宗的家乡人融合,发展森林文明。

经过北魏、隋、唐近500年的时间,进入中原地带的鲜卑人逐渐汉化,成为汉族的成员时,生活在大兴安岭东部的鲜卑人的后裔契丹和库莫奚人逐渐兴起,并成为一支重要力量登上历史舞台。

历史有惊人的相像之处。

契丹和库莫奚犹如他们的祖先东部鲜卑和乌桓人一样,相继兴起,互相征战,最后契丹人将库莫奚人并入自己的部落内,就像当年东部鲜卑和乌桓人走过的道路一样。

契丹人开始了建国的征途。经过数十年的打拼,经历了一次次失败,又一次次崛起,终于在唐朝灭亡、中原地区进入五代十国割据混战、契丹人失去了中原对其的压力和東缚,迅速在蒙古草原称雄,于公元907年建国,国号契丹;916年始建年号,938年改国号为辽;983年复称契丹;1066年仍称辽,1125年被金国所灭,历时216年。

就在契丹人杀出大兴安岭东部的山林,与中原势力拼打争斗之时,在大兴安岭的北部,同样没有走出大山的拓跋鲜卑人,他们有的在大山里继续默默地操持渔猎之业,有的则静悄悄地向大山东西麓迁徙,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室韦”族群,其中有一个小小的部落——蒙兀室韦,被史学家认定为蒙古民族的祖先。由此吸引了近现代史上许多中外史学家、民族学家和考古学家的目光,对蒙古民族的发源地和谁是蒙古人的祖先问题展开了长期的求索……

摘自《蒙古之源——呼伦贝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