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八月

苏联红军在海拉尔与日军作战纪实

发布者:李徽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14-08-12 09:39:00
崔广域

烽火八月

20世纪30年代日本侵华时期的海拉尔正阳街

烽火八月

1946年海拉尔各族人民欢送苏联红军回国

烽火八月

20世纪20年代的呼伦贝尔督办公署旧址

烽火八月

日本关东军兵营

烽火八月

原日本驻海拉尔领事馆

烽火八月

原日本关东军驻海第八十旅团司令部

烽火八月

20世纪40年代的海拉尔公园

烽火八月

驻海拉尔日本关东军司令部

 

 激战前夜

    1945年8月9日,是海拉尔各族人民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

    这天,海拉尔早晨的空气清新,凉爽宜人,太阳早已升起。大街上行人稀少,只有小商贩推车来往。

    6点钟左右,人们突然听到一阵飞机的轰鸣声。这种声音自从1939年诺门罕战争之后从未听到过,所有在屋外干活的人们都翘首仰望,只见天空中10多架飞机像一群乌鸦般飞过来,从西北低空到海拉尔上空散开,霎时,城内外到处“轰轰”的爆炸声不断,硝烟四起,灰尘飞扬,惊慌失措的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赶紧跑回屋内。

    飞机飞走后人们才出屋相互打听是怎么回事。一个平日关心时事的人对一无所知的邻居悄悄说:“苏联开始打日本人了。” 往旁边看看无人又说:“这回日本人可快完蛋了,咱们有盼头了。”

    而此时的日本人聚在一起,三五一伙,八九一群,面带忧愁,没有了往日的威风,个个好像霜打的茄子——脸上没有好色。他们说些什么谁也不知道,无人敢向前打听。

    不久,在大街上四处奔跑的警察、军人、日本人和中国老百姓口中传着:“司令街落下一颗炸弹,司令住宅被炸飞了;伪军营旁边落下颗炸弹,好几个百姓家被炸了;昭和盛院(落下)一颗炸弹就起火了。”不少担架抬着满身是血和泥土的伤员往医院送,全城一片混乱。孩子哭大人叫。日本人的军车在街上急驰,在大街上扬起高高的灰尘。

    上午9点,第二轮轰炸机又来了,这次飞机比头一次还多。人们一听飞机声赶紧往屋里跑,有经验的人们赶紧把屋内的老人、孩子叫出来趴在院子里。四处爆炸声不断,谁也不敢起来看。飞机低空飞来飞去,那声音大得吓人,机翼带来的风人们都能感觉到。飞机足有20多分钟才飞走,但始终不见日本人的地面火力攻击。此时的日本军人既无飞机,也无高射炮,完全失去了制空权。

    中午12点左右,第三轮轰炸开始。这时行动快的人开始向城外郊区撤退躲避。此时的海拉尔已是浓烟滚滚,四处火光冲天,满城硝烟,天空全被烟雾遮盖。据当时见证人说,第三轮轰炸后至少也得有二三十个火点在燃烧,多数是日本人放的火。

    这天发生的一切出乎日本关东军意料之外,他们没有做好准备。如果关东军事先知道苏军进攻日期,“战时有害分子”名单中的中国百姓和苏侨及监狱中在押人员都将全部被杀害,苏军的突然袭击挽救了海拉尔100多所谓“战时有害分子”和几十名在押人员的生命。

    8月9日前五天,苏联飞机空投一批退往苏联的东北抗联官兵和苏联侦察兵,实地勘察进攻路线。同时有苏联情报人员提供的各重要城镇关东军军力部署侦察图。呼伦贝尔地区有扎赉诺尔、满洲里、海拉尔、兴安岭等重点地区。从旧粗鲁海图过境来的情报员指示驻海拉尔情报站负责人奈勒尔图,做好迎接苏军准备;把已被日本宪兵、特务注意的人员及家属转移到安全地方;应当保护的官员及民族上层进步人士都做好安排;电厂、重要桥梁保护好。

    随后,奈勒尔图来到省长额尔钦巴图的办公室,提醒额尔钦巴图进行转移。

    额尔钦巴图对奈勒尔图的话是半信半疑。但是为安全起见,他还是以视察工作为名走了,在外面工作几天之后觉得日苏不可能这么快就打仗,对省里工作也放不下心,所以8月8日晚回到家。第二天早6点苏联飞机就来轰炸了,他只好在屋里躲着。

    轰炸结束后,他的一个亲属从外面进来说:“街上乱了,日本宪兵正在集合,满载军人的汽车也很多,不知道想干什么,

copyright © 2000-2017 www.hlbrdaily.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备09000290号
本网站所刊登的呼伦贝尔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呼伦贝尔日报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设计制作:呼伦贝尔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Email:hlbrdaily@163.com  百姓生活广告部电话:8308167
蒙公网安备15070202000030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