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梨花到浅浅

发布者:Liukun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21-02-22 10:54:51

从梨花到浅浅

李金田

诗歌较之于其他的文学样式,辞少而意足,精致而蕴藉,好诗往往独出机杼,别有韵味。千百年来,诗歌的形式百变,又百变不离其宗。诗是韵语,要讲韵律,有韵味。严羽说,“夫诗有别材,非关书也;诗有别趣,非关理也。”即便饱学之士,也未必是一个好诗人。陆游则指点儿子说:“汝果欲学诗,工夫在诗外。”可见,古人眼中,写诗不易,写好更不易。有人说,诗歌是文学皇冠上的明珠。明珠耀眼、珍贵而稀有,这大概就是前人心目中诗所拥有的尊崇地位吧。

虽然古今中外诗歌的形式五花八门,别出心裁、振聋发聩的诗论也层出不穷,但今日诗坛上出现的种种奇葩流派,恐怕依然能让前人瞠目结舌。梨花体、羊羔体诗歌哄传一时,口语诗一变而为口水诗,让一向视诗歌如珍珠的人惊叹不已:诗歌居然可以是这个样子?

2006年,赵丽华的梨花体诗歌登台亮相的时候,网络上一片哄笑,甚至出现了一股仿作的潮流。引起热议的,是她微博上晒出的一组淡然无味的口语诗,其诗味儿寡淡得几乎像口水一样。

《一个人来到田纳西》

毫无疑问/ 我做的馅饼/ 是全天下/ 最好吃的

能把诗写得如此清新脱俗,是需要勇气的,偏偏梨花教主最不缺的就是勇气。

赵丽华其人,本是文学圈里的人士,她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曾担任第二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评委,兼任《诗选刊》编辑部主任。她的口水诗,不像我等信口打油几句以博一笑的游戏,那是认认真真写出来的,一系列风格相似的诗作可以作证。可惜,口水太多,冲淡了诗味儿,引起了一场哄笑,留下一地鸡毛。

2010年10月,鲁迅文学奖颁布,武汉市纪委书记车延高的诗歌《向往温暖》入选诗歌类获奖名单之中。于是车延高的诗歌引起了关注,于是有人翻出了他的旧作。

《徐帆》

徐帆的漂亮是纯女人的漂亮/ 我一直想见她,至今未了心愿/ 其实小时候我和她住得特近/一墙之隔/ 她家住在西商跑马场那边,我家/ 住在西商跑马场这边/ 后来她红了,夫唱妇随/ 拍了很多叫好又叫座的片子。

以车延高名字谐音命名的“羊羔体”由此问世。一级作家赵丽华,鲁迅文学奖得主车延高,此二人在文学圈里,也算得桂冠加身、功成名就之人了,他们尚且如此写诗,可见,口水诗已成诗之正道、诗之正统,无可置疑了。

梨花体、羊羔体名震诗坛后,热度甫降,众口稍歇,后继有人的口水诗派又迎来了贾浅浅。

贾浅浅,网上介绍说: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现当代文学在读博士,鲁迅文学院32届高研班学员,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副主席。这个身份与学历,够亮眼吧?其实,更引人注目的是,她是著名作家贾平凹的女儿。有人撰文引用了几首贾浅浅的诗作,一看其风格,仍是口水派的。

《郎朗》

晴晴喊/妹妹在我床上拉屎呢/等我们跑去/朗朗已经镇定自若地/手捏一块屎/从床上下来了/那样子像一个归来的王。

浅浅体就此诞生。浅浅体的风格特征,无非两点吧:如口语一样浅白,不避屎尿一样腌臜的字眼。浅浅体延续了梨花体、羊羔体的直白,却比他们有味。

为贾浅浅的作品大唱赞歌的人不少,有名有姓成名成家的也颇有几个。我不知道是因为作品好还是老爹的面子大,总之,我是读不出贾浅浅诗作幽微深意的。文学评论界,入木三分的深刻不多见了,你好我好的捧场几乎成了主旋律。那些对着贾浅浅的作品阐幽发微、抬轿唱曲的评论,能当真吗?我是不当真的,我觉得那些评论与贾浅浅无关,与著名作家的面子与粗腿有关。

世间有种种的二代,譬如“富二代”“星二代”,贾浅浅出现,让人们惊呼:居然还有“作二代”!别的事业、家业继承了也就继承了,可是,写作也能继承,作家也出“二代”?咄咄怪事。

颜之推《家训》 中说:“但成学士,亦足为人,必乏天才,勿强操笔。”贾浅浅同学既然已经在做副教授,而且是在读的博士,学位到手,职称不难,正教授指日可待,写这些寡淡的东西又何必呢?何苦搭上老父亲的一张老脸?平娃估计要后悔让这个女娃从文,更后悔“内举不避亲”地褒奖自家娃娃的文笔了。


上一篇:时间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