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艺术表达对人性的思考——评石兰的画

发布者:Liukun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21-02-22 10:52:45
石兰壁画《凤凰》
石兰水彩画《自由的向往》
石兰工笔画《虔诚》
石兰水彩画《暮色》

 

石兰简介

石兰,1981年出生于莫旗。2002年毕业于呼伦贝尔学院美术系,主修油画。2003年至2005年,在通化师范学院美术系脱产学习,主修中国画。现任莫旗教研培训中心美术教研员。油画《梦中女孩》,国画工笔《虔诚》《达瓦花》,壁画《凤凰》等画作在莫旗博物馆多次参展,受到好评。近年来以水彩作品为主,作品《自由的向往》在“庆祝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2017·内蒙古水彩、粉画作品展”获优秀奖。

不认识石兰。

去年夏季,莫旗旗委宣传部准备举办建党100周年书画展,计划征集一组诗书画结合的作品,本土画家石兰的作品由于认可度较高被选中。

我从微信朋友圈里得知石兰在教育部门工作,平时工作很忙,而且家里孩子很小,几乎没有时间画画。前段时间,中国诗书画网创办新年特刊,向我约稿。于是我试问石兰,能不能给我发几张画过来看看?石兰还是很给面子的,白天说了,傍晚就用微信发过来几张,有水粉、油画、国画。恰恰就是这三张国画,让我看到了一个真正具有艺术潜质的灵魂在苍茫中飞舞,也懂得了只要能坚持就会成功。

第一幅是张“大吉图”,石兰用泼墨的手法粗犷的泼出公鸡的身体与尾部,又寥寥数笔,用焦墨皴出公鸡的爪子。还有几根突兀的羽毛,异常的干枯而苍白,在一片饱满圆润的笔墨中,显得特别的扎眼。好像是一首哲诗,警告着世间的凶猛好斗者。而公鸡的眼睛,却是翻着的,向着下方的鸡雏,带有几分倨傲。从古至今,能把动物的眼睛画得如此有性格的,除了八大山人朱耷,石兰还是我第一个看到的。在这张尺幅不明的画上,我看到了潘天寿般构图的大胆,石涛一样的险峻,八大山人一样的孤傲,李可染的凝重沉着。而这还不算是这幅画的精髓,这幅画的精髓在那几只小小的鸡雏身上。它们姿态各异,连眼神都迥然各异,有的带着崇拜,有的带有不屑,有的带有羞愧,有的带有敬畏,有的带有遗憾。这多么像少年面对一位地位崇高的长者,表现出来的种种情绪。

艺术就该是这样,不做人与自然的搬运工,用艺术表达出人性的思考,这才是真正的艺术,高雅的艺术。

在另一幅“百财图”中,石兰仍以寥寥数笔,构出了一个近虚远实的意境。用淡墨勾勒出一棵白菜,又在白菜的尾端用写意的手法画了两只憨态可掬,相互偎依的小鸟,它们幸福地闭着眼睛,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温馨。青年人会从它们的身上,看到爱情,老年人会从它们身上,看到伴侣。那棵白描的大写意白菜,就是家园。可谓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无论什么人,都可以在这幅画里,找到精神的寄托,灵魂的归宿。

第三幅是一张小品,画的是竹子。从整体上看,石兰采用的手法是工笔。但是区别于其他工笔画家作品的是,石兰的工笔凸显出一种意来。这样就有了楷书变行书的妙,就让整幅画有了灵动的感觉。那一片片叶子,就具有生气与生机,有了向四周张扬的力量。这就是所谓的艺术张力吧?不过在这张力的背后,石兰同样又以一个女儿家的情怀,在叶片下画上了一双互相依偎的小鸟。

其实,这就是一个文学艺术家的起码本质,情怀。任何一个不具有朴素情怀,甚至是高尚情怀的人,都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不管是温馨的,悲伤的,激烈的,愤怒的,总之有了情怀,作品才会产生感染力,才不会被机械大潮所代替,才不会被智能时代所淘汰。石兰,正是把自己的向往寄托在了她的画中,因此她的画区别于很多同时代的画匠,成为真正有生命力和艺术感染力的作品。

遗憾的是,中国诗书画网要的作品是二十幅,而石兰的作品纵然很好,但是数量不足,也只能与其失之交臂。不过看她的孩子不大,她也应该是个孩子吧?年轻就是本钱,年轻就有无限的可能性,希望她能从这块土地飞起,石破天惊,兰香四溢,成为我们呼伦贝尔本土画家中的一抹光辉。(孟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