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元发:镜头为媒赞山水 衍纸成画润平生

发布者:Chenguang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20-11-19 14:57:19

 

 

 

沈元发:镜头为媒赞山水 衍纸成画润平生沈元发:镜头为媒赞山水 衍纸成画润平生沈元发:镜头为媒赞山水 衍纸成画润平生沈元发:镜头为媒赞山水 衍纸成画润平生沈元发:镜头为媒赞山水 衍纸成画润平生沈元发:镜头为媒赞山水 衍纸成画润平生

本报记者 张宪红

沈元发,笔名佳欣,1960年出生,现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国际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艺术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林业生态摄影协会会员、内蒙古自治区摄影家协会会员、内蒙古艺术摄影家协会会员、内蒙古旅游摄影家协会理事、呼伦贝尔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内蒙古大兴安岭摄影家协会会员、海拉尔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海拉尔民族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大兴安岭文联常任理事。

自1980年涉足摄影领域以来,先后在全国各级报刊杂志发表新闻照片和风光摄影作品300多幅。2000年以后热爱风光、野生动植物和民族民俗摄影,特别是在大兴安岭腹地的崇山峻岭之中创作拍摄,以独特的视角不断诠释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的独特魅力。他的作品在对大兴安岭生态的关爱和保护之中,追寻人与自然的和谐,领悟更臻完美的人生境界。其个人作品分别在中国地理杂志、大众摄影杂志、中国摄影家协会网站和中国摄影家杂志社网站上刊登。

沈元发是土生土长的林区人,他出生在图里河,成长在牙克石,1976年初中毕业下乡,1978年当兵,1980年退伍,1981年到牙克石林业物资局工作。其间,相继负责团队、宣传、纪检、工会、办公室、党办等工作,整个党群工作都干了一遍。1995年,他被提拔为副处级林管局驻北戴河干休所所长,1999年回林管局人事处任副处长,2009年到伊图里河林业局任党委副书记,2010年到毕拉河林业局任党委书记。在担任毕拉河林业局党委书记时,提出将“互联网+”理念融入基层党建之中,形成“智慧党建”,党建工作一年上一个台阶,大杨树农场管理局和甘南县查海阳农场纷纷来此取经。他还撰写了《浅谈基层党组织如何围绕“五事”理念开展工作》《抓好“六个维度”构建基层党建新格局》《试论PDCA闭环管理模式在林业企业党建工作中的应用》等大量有关基层党建工作的理论文章在中国林业新闻网上发表。

2017年5月2日,内蒙古大兴安岭毕拉河“5.02”森林火灾突发,沈元发在指挥营救中被烧伤,烧伤面积达60%左右,右手除大拇指外其他都不同程度截肢,左手除了大拇指和二拇指外其他手指关节都融合,不能弯曲,手功能基本丧失,左脚踝骨、脚趾关节都已融合,不能弯曲,左脚踝骨属于烧伤并发症——骨髓炎,无法行走。他怀揣着对工作的满腔热忱却因为身体的缘故告别岗位,开始了一系列艰难痛苦的康复治疗。开始烧伤时,沈元发也萎靡过一段时间,难以接受现实,情绪不好,经常发脾气,后来经过领导、同事、朋友、亲人的不断安慰,康复医生的心理康复治疗,再加上妻子女儿的精心照料,他慢慢走出阴影,顽强并积极的开始复健。

与沈元发交谈,给我印象最深的一方面是他浑身浓郁的艺术气息。他唱歌很好听,口琴吹得好,当我夸他唱歌唱得好时,他还谦虚地说,自从做了气管切开手术以后就唱得不怎么好了。另一方面,就是他的乐观向上,不看他烧伤的身体,光是通过语言交流,你很难想象这些衍纸和素描是在他克服了多大困难下才完成的,可他说出来却那么的云淡风轻。我想,这可能与沈元发骨子里对艺术的热爱有着一定的关系。

沈元发真正拿起相机是在1978年。沈元发说,他有一个同学叫李晓光,同学的哥哥叫李曙光,是林海日报社的记者,看到他每天拿着相机拍这拍那的,很羡慕。那个时候他就想等自己有了钱,一定要买一架相机。这个愿望在1978年沈元发当兵后实现了。那是当兵后有一次到北京出差的机会,他就用了十块钱买了架相机回来,跟现在的相机没法比,外形上就是个塑料的小箱子。回来之后,他拿着这个相机给战友们拍照,这相机什么也不能调,根本没有焦距、光圈这些功能选项,所以对摄影技术要求就很高,还得看天气情况,光线不好拍不了。沈元发最开始学习摄影,只是想用另一种方式来记录身边的风景和好人好事,想用镜头把身边的各种变化展现出来。随着他摄影技术的不断提高,他的摄影作品展现出来的价值也越发不可小觑。林区旅游事业的发展、毕拉河林业局达尔滨湖国家森林公园的申报成功,沈元发摄影作品在其中发挥着不可忽视的作用,他的摄影界同仁这样说:“沈元发为林区的旅游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这些作品是他用勤劳和汗水创作的,展示出了对摄影的爱好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也为林区的风光摄影提高了一个新水平。”

2017年沈元发受伤,到了包头包钢医院开始进行康复治疗和训练,2019年11月到了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后,康复治疗和康复训练更加规范,每天要进行理疗、康复医师按压、仪器锻炼、手功能训练、换药等环节,所有这些做下来,白天几乎没有休息时间。沈元发最初接触衍纸和素描,是因为这是进行手功能训练的必修科目。沈元发讲,一开始他是用镊子捏豆豆,康复训练中叫拼豆豆,就是用镊子一点儿一点儿捏用塑料制作的小豆豆,主要是为了锻炼手功能。最初,沈元发的手几乎没有功能,卷不了任何东西,通过九个多月的时间,从开始会卷卷,到后来能把纸卷出形状,再到充分发挥想象,通过卷曲、弯曲和捏压这些操作,大胆进行色彩搭配,将一根根普通的纸条卷出各种各样的造型并粘贴成画,这一切都是沈元发锲而不舍、坚韧不拔的毅力使然。当看到一幅幅惟妙惟肖的衍纸画和素描呈现在眼前时,有谁能想到,现在沈元发还自理不了,吃饭和如厕还需要护工帮助。沈元发的挚友裴悦辉说:“‘衍纸’只是他通往‘圣殿’的‘攀岩点’,一个勇往向上的凭借;他的‘圣殿’是他梦寐以求的,带有林海波涛的精神境界和力所能及的理想中‘山山水水’的美好天地。”这一点,我是认同的。

沈元发对工作认真负责、孜孜以求,与他父母亲对他的言传身教、严格要求密不可分。这也养成了沈元发做任何事情都竭尽全力、力求完美的习惯,“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精一行。”是沈元发的做事原则,也是他的座右铭。谈起林业工作,沈元发说:“我是从工人一步一步成长到现在,在当工人的时候,我一直秉承一个原则,就是做任何一项工作都要钻研、都要认真,在自己所负责的领域成为专业精通、技术精湛的行家,都要求自己努力做到最好。我们的工作和事业是一代接着一代,接续、延续和传承的,林业职工的坚守就是为了保护这片绿色的林海。林业职工是非常辛苦的,现在的林业是三代人了,我父辈是林业第一代人,是开发建设者;我是林二代,就是继承和传承者;第三代要把这个事业干得越来越好,就是要把生态保护好,守护好国家生态安全,这项工作任重道远、意义非凡。“

沈元发遭逢不测依然积极向上,对生活报以微笑,这离不开他爱人和女儿女婿的无私陪伴,离不开女婿家人还有亲戚朋友的关心照顾。说到家庭,沈元发侃侃而谈,他认为家庭是社会的一个细胞,只有家庭和睦了,社会才能和谐,国家才能发展,国家发展了,人民的生活才能过得越来越好。而一个家庭夫妻恩爱是基础,对孩子的教养则是父母的职责。沈元发的女儿是大学舞蹈老师,她的女儿也把这套治家理念用到了自己的小家里,并言传身教给自己的学生。

今年6月14日是沈元发六十周岁生日,当日他发文感慨:“回首往事,我既不会因碌碌无为而悔恨,也不会因轰轰烈烈而自豪。人的一生,经过几十年风风雨雨的磨炼,几十年曲曲折折的经历,几十年兢兢业业的实践,几十年孜孜不倦的探索,使自己由稚嫩变得成熟,由单薄变得丰厚,由浮躁变得沉稳,由功利变得大度。六十年来,平淡多于光彩,曲折多于顺利。我苦过、累过,我笑过、哭过,我努力过,退却过,我失败过,成功过,总之,人生之味酸甜苦辣都尝过。心里那一湾湖水,曾风云激荡,波涛汹涌;但现已趋于平静,如秋水般沉静,微波不起了。春阳也好,秋风也罢,夏雨也好,冬雪也罢,看惯了天边云卷云舒,看惯了庭前花开花落,那些心中的理想,那些心中的期盼,有的淡漠了,有的失望了,所有这一切,都将随着六十岁的到来而慢慢消失。”这份感言我通篇细读,读过之后,思绪万千,除却沈元发的人生历程,我记忆最深刻的就是感言里面的12个感恩和11个感谢,每一个感恩里面都饱含着他的真挚,每一句感谢里面都充盈着他的深情。我想,也只有沈元发这样一位对工作和生活都很认真的人,才会在不幸之中活得洒脱,才会真正领悟“笑对人生,万物皆善;心态平和,百事无忧”的至高境界。

衍纸艺术

衍(yǎn)纸(paper quilling),一门源于古埃及、流行于十八世纪英国,流传于英国王室贵族间的一种手工艺术。也称卷纸,是纸艺的一种形式。

它是一种简单而实用的生活艺术。常被运用于卡片、包装装饰、装饰画、装饰品等。只要采用卷、剪、捏、压等手法,借助一定的工具和胶水,改变不同宽度纸条的形状,成为一个个小“零件”,然后自由组合这些样式复杂、形状各有不同的“零件”来创作。随心而动也可以成为美轮美奂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