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的那一边

发布者:Liukun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21-04-02 10:46:26

清明节又一次临近,我买了一瓶上好的酒,来到了山的那边父亲的墓地祭拜他,与他说些生活中的琐事与趣事,就像父亲在世时那样。整整二十年了,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带一瓶好酒,一边独酌一边跟父亲倾诉。

父亲爱喝酒,直到困为身体原因,医生不让喝了,才不得不戒掉。还记得第一次和父亲对饮的情景,那是我参加工作第一个月领了工资后的周末。知道父亲爱喝酒,我领了工资第一时间就给父亲买了一瓶“洋河大曲”,给母亲买了一双解放牌黄色胶鞋。

那是一个隆冬的周末,晚上在灶膛里生起火,我与父亲母亲围炉取暖,这时父亲拿出我给他买的酒,倒满一壶放在热水里加温。酒热后,父亲先斟两盅酒洒在地上,意为敬先人。我接过壶和酒盅,连给父亲斟上两杯,让他先喝。父亲没推辞,仰脖干了。接下来,我与父亲你一盅我一盅,不知不觉一瓶酒就喝光了。

后来的日子,我常常和父亲这样对饮,一边饮酒一边拉家常。

父亲爱喝酒是有名的。但那时家里条件不好,连一元多钱一斤的散酒都没钱买。父亲总是抽空打些镰刀、锄头、斧子之类的铁器卖钱换酒喝。

父亲爱喝酒的原因,是我长大后才逐渐明白的。因为劳累过度,父亲早早地落下了一身的伤病,腰疼腿疼,干什么都不得力,喝点酒能缓解身体的酸痛。父亲就是靠着酒的缓解,每日操劳,让我能完成学业,有了一份好前程。

等我有了能力,可以给父亲买好一点的酒了,父亲却不能再喝了……

如今,父亲走了,安葬在了山的那边。每逢佳节的时候,我都要拿上酒,去陪着父亲喝两盅,以解思念之情。(韩景波)


上一篇:清 明
下一篇:清明情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