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你为爱而生

陈咏妍

发布者:Naixin 浏览: 发布时间:2016-11-30 09:30:03

只因你为爱而生
维特死了,那个青衣黄裤的少年,用一把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他丝毫不畏惧,在他眼里,死亡已成为了一种救赎。“我捏住这冰冷的,可怕的枪柄,心中毫无畏惧,恰似端起一个酒杯,从这杯中,我将把死亡的香戮痛饮。”他穿着绿蒂碰过的衣裳,衣口袋里放着绿蒂曾佩戴在胸前的淡红色的蝴蝶结,冷静地去敲开死亡之门。

子弹已经装好,钟敲响了12点。

我静静地合上《少年维特之烦恼》的书页,仿佛听到了那“砰”的一声,一切都须臾即逝。但我的脑中一向不断重复着维特死之前说的那段话,“我要先去啦,去见我的天父,你的天父!我将向他诉说我的不幸,他定会安慰我,知道你的到来,那是我将奔向你,拥抱你,当着无所不能的上帝的面,永远永远的和你拥抱在一起!”这样声嘶力竭的呐喊,听起来是那样哀恸和绝望,他只能把他们的感情带入坟墓,祈祷着上帝能洒下同情的泪水,让他们的感情开出花朵。这样伟大而又高傲的一个人,在感情面前却是那样地渺小和可怜,也许他早就预料到自己的结局,因而他告诫后人,“做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吧,不好步我的后尘。”维特所不知道的是,他的举动已经吞噬了广大青年的心。没有人觉得他不伟大,正因不是所有人都有为爱而死的勇气。诚如他自己所说,“人世间只有很少高尚的人肯为自己的亲眷抛洒热血,以自己的死在他们的友朋中鼓起新的,百倍的生之勇气。”尽管维特的做法有些决绝,这样极端的爱也许会让活着的人背上沉重的负担,甚至失去爱的勇气,但维特还是义无返顾地做了。

他丝毫没有退路,自从见绿蒂第一眼开始,就不能自拔。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他对绿蒂的爱如洪水猛兽般日日在他的心中激荡,将他折磨,他内心的意志被蚕食鲸吞,明明知道绿蒂已经订婚,“尽管仅只是些稍纵即逝的影子,但只要我们能像孩子似的为这种现象所迷醉,它也足以造就咱们的幸福”,他这样地为自己找借口,一次又一次地去找绿蒂,直到阿尔伯特回来,他痛哭了一个夜晚。面对已为人妻的绿蒂,他只能不断压抑自己那火热的情感,在每晚睡觉前,一遍遍亲吻绿蒂的信物,同时还要忍受道德的炙烤。在他意识到这辈子都不可能拥有绿蒂时,他开始坐卧不安,整日混混沌沌、神智不清,就像被恶鬼驱赶着这游荡的步行者一样,那种爱而不得的欲罢不能将可怜的维特折磨的奄奄一息,苟延残喘。他那极度的空虚甚至让他萌生了极端的想法,杀死她的丈夫,再杀死她,再杀了自己。然而善良的维特,最终决定牺牲自己。在最后一次见绿蒂时,他双眼噙满泪花,为绿蒂读了几首莪相的诗歌。在念到最后那句“明天,有位旅人将到来,他见过我完美的青春,他的眼儿将在狂野里四处寻觅,却不见我的踪影。”绝望的维特一头倒在绿蒂身上,两人灼热的脸依偎在一齐,再也控制不了的狂吻起来。这是他们唯一的一次亲近,也是最后一次。维特心中只有一个强烈的想法,他要为绿蒂死,不是绝望,而是信念。

可怜的维特,他用一曲死亡的葬歌成全了所有人的解脱。这样惨烈的感情,这样伟大的牺牲,让人不禁潸然泪下。我坚信,维特那朝圣者的灵魂,将伴着他飞向那无所不能的上帝。

维特的伟大绝不仅仅是指他为感情的牺牲,更体现在他是一个自然真实的存在。自然是他检验一切的准绳。他喜爱接近自然,在他眼里自然有诱人的力量,令人怦然心悸,能够让他享受生的乐趣。“每当我周围的可爱峡谷霞气蒸腾,杲杲的太阳悬挂在树梢,将它的光芒从这儿那儿偷射进幽暗密林的圣地上来时,我便躺卧在飞泉侧畔的茂草里,紧贴地面观察那千百种小草,感觉到叶茎叶间有个扰攘的小小世界,于是我感受到按自身模样创造我们的上帝的存在,感受到将我们托付于永恒欢乐海洋之中的博爱天父的嘘唏。他亲近自然的人,天真的儿童和淳朴的村民,他毫不掩饰地说:“那些能像小孩儿似的懵懵懂懂过日子的人,他们是最幸福的。”他内心十分鄙视那些迂腐的贵族,虚伪的市民和那些“被教养坏了的人”。他主张艺术皈依自然,让天才自由发挥,在他眼里,“只有自然才是无穷丰富,只有自然,才能成就大艺术家。”他向往荷马史诗朴素原始住民的生活,推崇民间诗人莪相的诗歌,他重视自然真诚,十分看不起矫揉造作的贵族,对阿尔伯特的冷静理智十分不满。他之所以这么深爱着绿蒂,也是正因绿蒂的天真无邪,行为举止中处处透露着一个少女可爱的自然本色,让他无法自拔,愈陷愈深。在最后的阶段,当内心的狂躁即将撕裂他的胸脯,扼紧他的喉咙时,他疯狂地在冬夜的原野奔腾,只有这样,他才能让自己囚禁的心得到释放。

维特最终还是选取了死亡,3个人的生命,他选择牺牲自己。书的扉页上写着:“哪个少年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这最神圣的情感,然而却总有惨痛迸发出来,于是青春演绎成了一首葬歌,我多么想为维特写上墓志铭,“为了爱,你来到这个世上”,如今他又带着爱离开,也不枉来这世上走上一遭了。更何况,维特永远活在青少年的心中。

诚如郭沫若所说,“这是一部永远年轻的书,是一部青春颂!”

上一篇:渐行渐远
copyright © 2000-2017 www.hlbrdaily.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备09000290号
本网站所刊登的呼伦贝尔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呼伦贝尔日报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设计制作:呼伦贝尔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Email:hlbrdaily@163.com  百姓生活广告部电话:8308167
蒙公网安备15070202000030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