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情芍药含笑开

发布者:Chenguang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 发布时间:2020-10-14 10:29:58

任凤杰

那一年夏天,母亲从辽宁老家探亲回来,肩膀上一前一后搭着两个包。我好奇地问是什么好东西,母亲说,是花,并嘱咐哥哥要轻点。回家以后,母亲从包里拿出来几块带着土的根茎和三株植物来,顾不得休息,便在院中花坛挖了几个坑,将它们宝贝似的种了下去。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芍药。嫩粉色的花瓣娇艳欲滴,金黄色的花蕊迎着阳光,微风拂过,飘来阵阵清香。母亲说,这个是双瓣的,那几块芍药根是多瓣的,开起来跟牡丹花似的,可漂亮了。我曾在北京中山公园见过牡丹花,雍容华贵,芍药怎么能牡丹相比呢?我一直对母亲的话心存怀疑。直到第三年,我终于见到了母亲所说的像牡丹一样美丽的多瓣芍药。那硕大的花朵有二碗口那么大,花瓣层叠有致,风姿绰约,娇娆美丽,乍一看却真如牡丹花一般。

后来,我在山上见到野生的白芍药,慢慢了解到芍药不仅可以观赏,还具有药用价值,而且种类有很多。野生芍药为原种花,白色,花瓣不多,如牡丹那样的多瓣的是园艺花,花色丰富,花瓣多,花径大,是经过人工培育的。读过《诗经·郑风》里有一篇《溱洧》描写男女交好,离别时“赠之以勺药” ,故芍药花别名又叫“离草,将离,可离”,才知道古代芍药很早便被赋予了离别的情绪。而春秋时期牡丹和芍药都被称为勺药,后来人们发现了两者的不同,就将牡丹称为鼠姑、鹿韭,也称其为木芍药,直到《神农本草经》将其更名为牡丹,芍药和牡丹才彻底分开。其实芍药和牡丹同属,牡丹被称为“花中之王”,芍药被称为“花中之相”,是标准的姐妹花,牡丹名气大于芍药大概缘于女皇武则天下旨令百花盛开的神话故事。也许是牡丹有了些贵气,芍药比较亲民,或许母亲千里背花的故事而让我记忆深刻,我内心里喜欢芍药更多一点。

“谷雨看牡丹,立夏赏芍药”。与友相约去大兴安岭深处的万亩芍药园,漫山青碧色,红药灼人心,徜徉在花海之间,所有的烦恼都可以忘掉。“牡丹花落,梦里东风恶。见说君家红芍,尽把春愁忘却。隔墙百步香来,数丛为我全开。”我最喜欢秦观的那句“有情芍药含春泪”,把花朵赋予了人的感情,虽然是写雨后芍药的情态,而我更愿意把它理解为离人的眼泪,是对春即将归去的留恋、是对爱人即将远行的难舍难分,是对青春渐行渐远的惆怅。

不与牡丹比富贵,我自嫣然风自来。清风徐来,翠鸟鸣唱,万朵芍药舞动身姿,那是一首动人婉约的生命之歌,那是一曲清雅悠扬的云水禅心。“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面对这花海,我想白石道人将不会再发此问。


下一篇:致敬土地